photo 椎名林檎(由环球音乐提供)

  2020年7月24日,东京将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在来自超过200个国家・地区的选手将齐聚于此,在这时隔半个世纪的奥运会开幕式上,日本的首都会向世界传达出怎样的信息呢?对此,曾参与里约热内卢奥运会闭幕式典礼的椎名林檎(38岁),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
 
  “Cool Japan”这个词的存在,是一种漠然的咒语束缚。有这种感觉吧。

  据我了解,欧美人对“Cool Japan”的认知,并不是“动漫、可爱、原宿”,而是像以焙茶口感和味道为代表的,这种清爽的印象。这是我和住在纽约的朋友小沢健二在聊天时无意间说到的话题。

  连(里约奥运会・残奥会闭幕式)会旗交接仪式的团队,在企划途中也被像忍者、武士、艺妓、花魁道中(花魁前往扬屋的路程)等元素束缚着。问题是外国人即使去到日本当地寻找这些元素,也未必能找到。会变的像一通谎言。先是决定“外国人应该会喜欢这款吧”,然后在此基础上“谄媚地表演最后不被认可”,像这样是十分容易发生恋爱争执,也是最不成体统的。

  我所感受到的日本力量的内在,是忍耐力、探索欲和身体素质。是住在健康身心中的奇思妙想。例如,“不让对方久等”的精神,它孕育出我们所自豪的电车及巴士运行时刻表的准确性。这是江戸风格,干净利落。说不定还有,在一直冥思苦想着“外国人会有所期待”的事务时,而自然就容易想到的“忍法”,所谓精心的策划应该就是这样的吧。所以我认为,推出的不应该是身穿忍者服饰的角色,而是能够向人们展示“像忍术那样的日本技艺”。

  对这些构想加以呈现的,是配合利用秒针计算BPM的音乐旋律所串连而成的表演,以及穿越时空的马里奥。

  原本计划邀请体操运动员白井健三等扮演马里奥,让身体素质高的运动员出作为开端。但是按照规定比赛选手不能作为嘉宾参加典礼。最初的设定是“带着扎实的锻炼成果,穿越时空而来的日本人”。

  我们只考虑着“希望与全体国民对话去做最有趣的事”,确实曾经想要将所有想法从零开始对外公布,例如“这部分大家一起决定”之类的,在广泛交流意见的过程中推进方案。但总而言之里约闭幕式典礼在信息管理方面非常严格。我当时想或许那种规则并不适合日本。

  基于上述情况,我和身边很多人说,在(1964年后再次承办东京奥运会)的正式开闭幕上,若能拿出“全员都是奥组委委员”的气势,从而彰显出“第2次做东道主的从容姿态”,那就再好不过了。

  而日本,我想应该并不适合“借助领袖之力”。明星助阵纵然华丽却会褒贬不一,只会使他的粉丝与其他人发生无谓的争执。这不像我们的日本、也不像东京。汇聚民间智慧的方案才更能够表现日本的良好一面。

                     ◇

  椎名林檎,1978年生于福冈市,1998年出道。曾推出过《歌舞伎町的女王》《NIPPON》等多首畅销曲目。2004至2012年间,也曾以乐队“东京事变”的名义开展音乐活动,并同时致力于为电影及舞台剧制作音乐。在去年里约奥运会・残奥会闭幕式的会旗交接仪式中,担任演出及音乐总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