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以“这样就差不多了吧”的态度做出妥协后把信息传达出去,那将会给多少人带来不快。一想到这些,就会感受到饰演1名性少数者以及传达信息的责任。

  我知道也有人会认为“演员自由奔放不就行了吗”,但我却会去感受每一份责任。虽然有人说这样“太好学生了”、“很无趣”,但这就是我的天性。没法轻易改变,我认为似乎也没有必要去改变。

  在NHK电视台于1月播出的电视连续剧《女子的生活》当中,也有声音反映“不能原谅(性少数者)”。但他们生来如此,不是该由他人“原谅”或“不原谅”的。能像这样为他们着想的人,哪怕只多1个人也好,于是我抱着这样的想法,拼命地表演。这部电视剧对于第1次认识性少数者的人来说是象征般的存在,因此不能马虎,在为角色做准备时我曾非常苦恼。

  或许大家在10多岁的时候,都曾有过明明认为“自己这样是对的”,但却迎合他人、或跟从多数人意见的经历。而我却非常喜欢拥有自己所不具备特质的人。比如思考我无法想到的事、或是考虑同一件事却想得更长远的人、以及用另外的形式将想法表现出来的人,都能让我感受到极大的魅力。

  没有人会跟别人一模一样。每个人都有着只有自己才能展露出来的东西、自己才能想到的事情。我想让大家把这个观点传达出去。不论男女,如果拥有不同想法的人能越来越多地站出来,社会就一定会改变,“想象”和印象也会变得更加多样化。

  我自己也会不断传达出信息。希望能让大家感到“志尊都这样做了,那我也试试吧”。但是,因为或许有人会被这些信息所影响,所以我想说的是,要绝对地负起责任。

  • weibo_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