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丰臣秀吉写给茶茶的亲笔信=摄于6月30日(上田润)

  日前,发现了丰臣秀吉(1537年至1598年)写给侧室“茶茶”(淀殿)的亲笔信。兵库县立历史博物馆和东京大学于此前发布了上述消息。书信内容流露出秀吉对当时正患病的茶茶的贴心关怀,与对部下喋喋不休、一丝不苟的固有秀吉形象截然不同,展现了他情感丰富的一面。

  据负责调查的东京大学史料编纂所的村井祐树准教授透露,此前只确认到5封秀吉写给茶茶的亲笔信,而这封则是二战结束后的首次新发现。

  书信被裁剪成宽22.6厘米、长50.8厘米和宽22.5厘米、长49.7厘米的2张纸张,并装裱在挂轴上。据悉,该书信是村井准教授和县立历史博物馆的前田彻学艺员等人,于去年6月在兵库县丰冈市出石町的故居内发现的。

  根据采用了据说是当时最高级的和纸、笔迹、结尾的收信人写作“御茶茶”,以及寄信人写作“太閤”这些细节,判断出这是出自秀吉的亲笔。

  在信中,秀吉听闻茶茶接受针灸治疗后身体状况好转,欣喜异常,感到“十分满意”,计划为茶茶策划能乐表演,因此督促她好好饮食等,字里行间透露着细心关怀。对于不喜针灸却忍耐治疗的茶茶,秀吉更是称赞道“真不愧为拾儿(秀赖的乳名)之母”。

  由于书信中记录着秀赖的乳名,因此可以推断出书信写于文禄2(1593)年8月至文禄5(1596)年闰7月之间,当时秀吉50多岁,茶茶20多岁。据说,经推测,当时身居大坂城中的茶茶,收到了这封从秀吉修建的伏见城或聚乐第寄来的书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