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拿张扇(在讲谈等场合使用的专用扇子),“梆梆、梆梆”敲打着身前的释台。调整敲打节奏,向听众朗诵战国武将等人大显身手的军记物语(以战争等为主要题材的历史故事)。她挺直腰杆,将故事的构架勾勒得惟妙惟肖,情景油然而生。如今,她已经成长为个人专场门票几乎售罄的演说者。

  她现年31岁。其父其师为讲谈师第8代传人一龙斋贞山,而祖父则是第7代传人。我认为讲谈对她来说,或许从小便耳濡目染。可她却表示“那时根本没有听过父亲的讲谈,也完全没有兴趣。”她5岁开始学习钢琴,曾是个喜欢追求美丽时尚的孩子。

  转机出现在大学时代,那年她20岁。接触到父亲演绎的《牡丹灯记》,从而感到“言语艰深,却很美丽”。女性讲谈师身着和服的俊朗姿态也令她心驰神往。“我总是缠着父亲问‘爸爸,怎样才能成为讲谈师呢?’”。“正因为你是我的女儿,所以决不能半途而废!”在这样的严厉教诲下,2008年1月正式拜师入门,以“贞镜”之名于同年4月首次登上高座(舞台),并于2012年晋升为二目(讲谈师第2等级)。

  入门以来接受的训练,便是练读讲谈中最大的特点“修罗场”(战争的场面)。深奥难懂的汉字音读词汇镶嵌在七五格律平仄起伏,让观众聆听其中的精妙。“这韵律会让有日本人DNA的听众竖起鸡皮疙瘩。”她的声音,渐渐变得沙哑而浑厚。

  “入门以来,我一直很听话很规矩,一心不想有辱父亲颜面。”不过在去年听到认识的人说:“还是保持本真的样子比较好”,之后便摆脱了这种念想。据说,她现在心获自由,喜欢上有坏女人登场的《毒妇传》。

  她表示,“我所追求的是不卑不亢、脱于谄媚的高贵讲谈,我也有自信能引领讲谈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