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的大阪和大阪人

  8年前的3月,我从日本中部的爱知县,搬到了日本西部的大阪。在爱知县的住处,离名古屋很近,JR电车只要19分钟。说实话,我至今喜欢爱知县,喜欢名古屋,并认为那是我人生中的第二故乡。因为我在爱知县生活了十年,我所有关于日本的第一印象,都是爱知县民教给我的---那都是些很美好的日本印象:正月之前的年糕大会、一年一度的国府神宫裸祭、以及夏夜在郊外的大片宽阔的田埂路边,看大朵大朵的烟花就在自己的头顶,毫无顾忌地满天开放……。爱知县的一切,都令我怀念。

  因此,当我们刚刚搬家到大阪时,感到种种的不习惯:难波和梅田的人太多了,无止境地永远在川流不息;走在路上,会遇到摩托车“轰~”的一声,从你身边飞驰而过;在名古屋的郊外,驾车的人甚至会在驾驶座位上礼貌的打手势,请行人先行,但来大阪之后,我再没有得到过这样的君子礼遇了---大阪人开车急冲冲地好像总是在赶时间。在爱知县生活的十年,让我以为:日本人是绝对不会在公共场所吵架的,日本人是绝对不会闯红灯的,日本人是从来不会乱扔烟头的……,但到了大阪不到一个月,我的这种认识就被彻底刷新了一遍:刚到大阪的头一个月,我就在心斋桥目睹两位说着关西方言的大叔在街头大声口角,并且目睹了大阪街头的十字路口,在10分钟之内居然有7个人闯红灯。而且,直到现在,每周我都仍然必须打扫自家大门前临街的道路与排水沟:不仅有人扔烟头,还有人扔喝空了的饮料瓶或是其他垃圾。

  刚来大阪不久的时候,我曾经写过一篇中文文章,标题叫“大阪人是日本的中国人吗?”,不过我这篇文章在发表到凤凰网时,却被凤凰网的编辑将标题改为“脏乱差的大阪是日本的中国”----于是,麻烦来了:我这篇文章在一夜之间点击率就超过了20万以上,留言上千条,绝大部分是来骂我的:卖国贼、汉奸、现代版的川岛芳子……,中国的爱国壮士们非常愤怒:凭什么说脏乱差的大阪是日本的中国?凡是不好的都像中国,你个卖国贼,你还是中国人吗?甚至其中有人反复留言,说要人肉搜索我。这些留言还真将我吓坏了,我后来给凤凰网编辑写了邮件,并将这篇引发出了爱国愤怒的文章给删除了。

  这是我刚来大阪时发生的事。后来我在大阪的一个市民交流中心做中文教师,教来学习的大阪人说中文,当我自我介绍之后,有两位大阪人居然表示看过我的那篇关于“大阪人是日本的中国人”的文章---原来,尽管我已经删除了自己博客上的文章,但这篇文章早就被日本媒体翻译成了日文,并被张贴到包括2CH等在内的日文论坛。

  说实话,当两位来学中文的大阪人表示看过我那篇“大阪人是日本的中国人”的文章时,我当时真是极度的脸红,非常难堪---毕竟我在文章里写了大阪的种种不是,说了大阪的坏话,作为大阪人,一定会非常不高兴吧?我想。但是,那两位大阪人没有表示任何的不高兴,反而很兴高采烈的样子。理由是:他们的中文老师居然发表过文章呢!看到他们宽和的笑容,我真是尴尬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如今,我已经在大阪又生活了8年,再继续居住下去,很快就会超过在爱知县生活的年头了。爱知县十年的生活,是我人生中极为宝贵的回忆部分,而对于大阪这个城市,我也从陌生开始变成日渐熟悉:我的大阪邻居会每年来帮我修剪家门前高大的松树,我回国时,大阪邻居也会主动帮忙浇灌院子里的花朵,清理大门前的邮箱,并将每天邮箱里的邮件全收集在一个大口袋里,等我返回大阪的家时,一起提过来交还给我。我订阅了各种中文日文的报刊杂志,家门前小小的邮箱,几乎每天都被塞得满满的,无法想象家中一日无人。多亏了热心的大阪邻居,即使我离开大阪一个月或者更久,我家门前的邮箱也不会爆棚,我家院子里的花朵也从不会枯萎。

  8年前我刚刚搬来大阪时,一位在日华人前辈对我说“大阪这个地方,你若呆久了,会爱上它的。”现在8年的时间过去,真切地感觉到前辈所言极是。大阪是个拥有浓厚生活气息的城市,丰富的历史底蕴、世事的易变与无常,赋予了大阪人独特的生活智慧,和与生俱来的幽默乐观。就像大阪出身的国民作家司马辽太郎先生说过的那样:大阪这个城市,拥有“适当的喧哗和适当的污水沟的臭味,甚至还有适当的空气污染”,但正是这一切,令人感觉“住得舒畅”。



笔者简历:唐辛子
旅日作家、自由撰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