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入这些文字的时候,她究竟被怎样的绝望吞噬了?

  上周,青森市1名被电车撞击身亡的初2女生在智能手机上留下了这样一段话“因感到压力,我感觉已经活不下去了”。据说,她在学校内遭到了欺凌。

  “我既给大家添麻烦,或许也不会有人替我伤心,我真的活着毫无价值,不能有个漂亮的死法。但即便如此,我这一生也有过快乐的时光。13年来谢谢大家”。虽然悲痛,但笔者还是选择引用原文。

  8月19日,青森县内又有1名初1男生因受到欺凌留下便条,随后选择了自杀。不该发生的事情就这样接二连三地发生着。18岁以下儿童的自杀案件多发生在长假结束前后,特别是集中在9月1日这一天。希望大家能够关心到身边是否有背负着无形重压的孩子。

  “也许情况很严峻。但不会永远持续下去”。笔者想重读一遍作家石田衣良于2006年曾向本报寄来的呼吁,“就装作身已死,请继续在痛苦中生存下去。然后,总有一天请笑着走在光明之中”。

  痛苦的“现在”不会是永远。同时,也不用拘泥于“这个地方”。图书馆、自由学校……一定有一个地方可以摆脱现有的人际关系。

  学校什么的不去也可以。这句话虽然说起来简单,然而对于孩子来说也许需要极大的勇气。关爱他们、倾听他们的心声。哪怕我们能够拯救一丝不为人所知的声音也好。


(原文刊载于2016年8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