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抵达富山机场的天皇、皇后两陛下=摄于5月29日(迫和义)

  平成2(1990)年夏天,在栃木县那须高原目睹的光景至今难以忘怀。

  新天皇身着便装走进农家的客厅喝茶,一边品尝着从厨房端过来的苹果,一边聊着收成。经过一番闲话家常,不禁毛骨悚然地感到“时代变了”。

  作为象征即位,一直以来深入国民心中的“初代象征天皇”的时代也将随之而逝。二战后残留的旧制度也将在国民主权的之下,首次发生巨变。

  自明治天皇的曾祖父光格天皇以来,现任天皇时隔约200年实现生前退位。皇位继承仪式、改年号、宫内厅组织等诸多方面将开始史无前例的重新编制。

  现任天皇全心全意的实践并摸索至今的是“如何将传统寓于现代,使之鲜活地融合于社会并满足人们的期待”(引用去年夏天发表的致辞)。还表示“相比《帝国宪法》,《日本国宪法》规定的天皇存在方式,较符合传统的天皇存在方式”(引用结婚50周年记者见面会内容)。其立场明确。

  昭和天皇以明治天皇为鉴,而现任天皇则以清朝第5代君主雍正帝和后奈良天皇为鉴。

  雍正帝厌恶战争,对于政治家、军人及官吏的玩忽职守和腐败严惩不贷。每天凌晨4点前直至深夜,批阅全国各地的地方官员所呈报的大量奏章并亲笔回复等,以勤于政务的献身精神留名后世。后奈良天皇置身于皇室最为衰弱无力的战国时代,为深受疫病等困苦的民众不断写经祈祷。

  两人皆心痛苦于灾祸的民众, 并留下耻于自身无德这番话。

  回顾围绕退位与将来皇位继承之事所产生的对立意见,不得不采取特例法这种例外手段进行处理一事,天皇的眼界和历史观都在开阔,但政治方面或许还遥不可及。

  宪法实施已超过70年,象征天皇制迎来转型期。去年夏天的“致辞”,促进了皇室与国民间的维系。如何营造出迎合时代的皇室姿态,或许今后应由国民进行思考并寻求答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