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左为站在火葬场的少年=摄于1945年,右为原美国随军摄影师Joe O'Donnell=摄于2003年9月19日(武井宏之)

  赤脚的少年在火葬场排队等待。大概有10岁左右。肩上背着刚刚死去的幼弟。少年凝视着前方,一言不发。这是在二战结束那年(1945年),于长崎拍摄下的照片“站在火葬场的少年”。

  在这样1张照片上,罗马教皇题语“战争的结果”,并于2017年末进行分发。且附有说明称“咬紧嘴唇渗出血迹,可见少年的悲痛”。传达出教皇致力于废除核武器的热忱。

  “这是我丈夫所拍下的,十分重要的1张照片。他曾说过,这少年现身在何处?如果再会要和他说些什么呢?”。福岛县出身、现居美国的坂井贵美子(57岁)如是说。她的丈夫,于11年前辞世的Joe O'Donnell,在原子弹被投下后,曾以海军陆战队队员的身份手持相机,辗转于广岛和长崎。

  战后,O'Donnell供职于美国白宫,自60多岁起,他开始讲述核武器所带来的惨剧。不仅展出被长久封存的原子弹爆炸地照片,还出版了写真集。1997年与坂井喜结连理,亦缘起于在福岛县的照片展。

  坂井表示,美国社会虽曾对原子弹爆炸的照片持冷漠态度,但2017年政权交替之后,气氛便改变了。新总统会做出何种愚蠢的决断呢?她能切身感受到这种不安正逐渐蔓延。

  同样的不安于日本也日益增强,在这个正月(2018年1月初)也不曾停歇。对于朝鲜领导人“核武器的按钮,就一直摆在我办公室的桌子上”这一言论,美国总统回击称“我的(按钮)才更大更有力量”。能有什么办法,将强忍泪水、嘴唇都渗出鲜血的少年照片,张贴于两国首脑办公室的墙壁之上呢?


※原文刊载于2018年1月5日。

  • weibo_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