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年前刚刚搬家到大阪的时候,去花市买回家不少花卉,其中有三棵木春菊。二棵粉红色,小小的,还有一棵白色,稍大一些。

  这三棵木春菊被我栽在门口的一个大盆里。

  第一年春天的时候,三棵都开得不错,但慢慢地,原来小小的二棵粉红木春菊,长势越来越旺,将那棵白色的木春菊挤到了一个角落里,远远望去,粉色的小花一片灿烂,中间星零地夹杂着的那几朵白色小花,显得如此落寞。

  到第二年春天,二棵粉红木春菊中间的一棵,居然完全枯萎了,只剩下另一棵,开得比前一年更旺,花苞更多,花枝也越发越大,看起来,居然有些“木春菊树”的感觉了。邻居们路过我家门口时,都会很惊叹地看着那棵巨大的粉红木春菊说:呀!这么大的一棵木春菊,像树一般,很少见啊。

  我听了心里也很骄傲,觉得这颗粉红的木春菊花,真给我长脸啊。

  但是回头再看看那棵白色的木春菊,在粉红木春菊的“高大身影”的衬托下,显得更小了,白色的花,也依旧小小的,开放得有些可怜巴巴的样子。

  这样下去,令我很担心那棵白色的也会枯萎掉,便想将白色木春菊从大盆里移植出来,单独另栽一个地方。可是,试了好几次,却办不到。这二棵木春菊因为同栽在一个大盆里,二棵之间的根,似乎缠在一起了,无法分离开来。

  既然这样,也只能由它去了。

  后来有年冬天,下了好几场雪,气温特别低。我发现二棵木春菊居住的那个大盆里,不出所料,真的有一棵也彻底枯萎了,只剩下另一棵,在寒风中冒出茂密的绿叶来。我将那棵终于枯萎的木春菊连根拔起来扔掉,心里有些惋惜:这棵白色的木春菊,果然不出所料地枯掉了。

  如今,大盆里只剩下一棵木春菊了,几个星期前,还开始结出很小的花苞了。我给唯一留下的这一棵木春菊加了液肥,心想:等天气温暖起来的时候,这棵木春菊将会开出比往年更灿烂更丰富的粉红花朵了吧,因为其他二棵都枯萎了,再不会有另外的同类,来跟它争夺土壤里的营养了。

  可是,昨天,当我看到这唯一剩下的木春菊,绽放出来的第一枚花瓣时,不由得大吃了一惊:三棵木春菊中,最后唯一幸存的这棵,居然是曾经看起来那么可怜、柔弱的白色木春菊。

  这太令我惊奇了,我唤了小朋友MII过来一起看,MII看完,就说:
“噢!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这好比我们跑马拉松一样,一开始跑在最前面的人,到了马拉松的最后,他们基本都是掉队的,因为一开始跑太快,将力气一口气全用光了,所以到了最后,他们都会跑不动;而一开始就有节奏地、均匀用力的人,才能坚持到最后。我想这棵白色的木春菊,也知道马拉松的窍门呢。”

  MII说得很有道理。可不是这样吗?马拉松---这个比喻太贴切了!就如同人类为了争夺资源一样,木春菊们为了争夺土壤的养分,在我们看不见的土壤之下也在暗暗较劲。虽然我们不知道它们的根都进行过何等激烈的互博战斗,但最终的结果我们是看到了:那棵一点点吸收、并一点点释放的白色木春菊,它最终赢了,“统一”了那个大盆,最终成为那个“大盆王国”唯一的主人。

  日文中有个词叫“根性”,源自佛教用语中的“机根”,原本指聆听佛的教诲所获得的修行的能力,在现代日语中则指“秉性”、“斗志”、“毅力”。在残酷的竞争世界里,能不能打败对手获取胜利,“根性”起着决定性作用。“根性”通常决定着逆转力,也即弱者凭借强大的精神力量,通过持之以恒的毅力逆转人生、战胜强者。而“持之以恒”意味着安定的速度、均匀的力量、步步为营的积累、以及一心一意。就像最后霸占了整个花盆的白色木春菊一样,即使你身边的花儿都在朵朵怒放,也不要三心二意,操之过急,努力按自己的节奏、尽自己的能力去生长就好。最好的结果,总是会属于那些有根性的人的



笔者简历:唐辛子
旅日作家、自由撰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