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走在涩谷闹市街头的年轻人们=摄于2016年7月19日(池田良)

  连续几天都没有人给换尿布,也没有获取充分的营养——1名出生仅3个月的女婴被发现死在东京・涩谷某公寓的1间屋子里。

  这名女婴的颈部留有伤痕。在法庭上问罪的,是1名当时18岁的少女,而她却不是孩子的母亲。那么,究竟是谁害死了这名女婴?

  2017年1月16日,东京地方法院进行了裁判员审判的首次公审。因伤害致死而被问罪、案发时年仅18岁的被告(21岁),将头发梳在脑后,身穿黑色西装裤。当审判长确认起诉内容时,她坚称自己无罪并表示“并不是那样的,我没有做出勒住女婴颈部的行为”。

  起诉内容为,被告涉嫌于2013年11月1日凌晨2点至6点左右,在位于涩谷区的某公寓内对1名3个月大的女婴施加用绳子勒住颈部等暴行,使其窒息死亡。

  2013年8月上旬,当时17岁的被告从长野县来到东京。经熟人介绍开始在涩谷区某公寓的1间屋子里生活。屋内经营着打扮成女高中生模样的女性为客人提供按摩等服务的“JK Refle”,被告原本也打算在这里工作。

  这间屋内已住有2名男女,其中1人是与被告同龄的女性。据悉,从几个月前已从高中退学。3个人一起生活了2个星期以后,又有1位带着1个月大女婴的19岁母亲住了进来。由于这位母亲从事着性服务相关工作经常不在家,于是便拜托被告及另1名少女“帮我照顾个2、3天”。这2名少女都没有育儿经验。

  证人询问环节中,和被告住在一起的另1名照顾女婴的女性讲述了当时的感受。

  女性:“根本不止3天,我们也不知道到底要照顾到什么时候,多少有些不满。”

  辩护人:“你有积极照顾女婴的心情吗?”

  女性:“没有。因为不是自己的孩子。”

  女婴住进屋里后,就无法继续经营“JK Refle”的生意了,女婴的母亲负责支付生活费。女婴的母亲就算不回家,玄关的门把上有时也会挂着装有尿布和奶粉等用品的塑料袋。被告等人用奶瓶给女婴喂奶,还帮她换尿布和洗澡。

  一起生活了2个月后,也就是10月4日,同居的男性被逮捕,于是这间屋子里只剩下2名17岁的少女和这位母亲。辩护人表示“(当时)处于孩子养孩子的异常状态”。

  那之后,生活费也没有以前那么多了,被告和同居的女性为了赚零用钱,开始将女婴留在家里,自己外出挣钱。她们让睡着的女婴叼住奶瓶,为了防止哭声传到周围邻里,还让女婴趴着睡。

  被告人询问环节。

  检察官:“你有没有捂住女婴的嘴,或者勒住她的颈部?”

  被告:“捂过她的口鼻,但没有勒过她的颈部。”

  检察官:“为什么那样做?”

  被告:“因为压力太大了,所以才做出那种行为。”

  被告和同居的女性除了殴打、踢踹女婴外,还将手帕塞到女婴嘴里,把女婴浸在浴缸里,并拍下了女婴痛苦的表情。

  未完待续,下篇将于明日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