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1名年仅3岁的女童光着身子在浴室被冷水浇淋后遭到闲置,之后停止了呼吸。该女童体重不满10公斤,面部有灼伤的痕迹。因对该女童施虐被追究监护人遗弃致死罪等罪名,从而站在法庭之上的,正是女童的母亲(24岁)与她的男性交往对象(26岁)。

  埼玉地方法院在今年5至6月期间,对这2人进行了裁判员审判(由选民中选出裁判员所参与的刑事审判)。2人均因从2015年9月前后起,便不断在位于埼玉县狭山市的家中对女童施虐,在女童出现异常症状时不让她接受医师的诊治,并于去年1月8日夜晚向女童浇淋冷水随后将其闲置在浴室中,导致隔天女童因败血症死亡等遭到起诉。

  2人的审判分开进行,男性首先站上法庭。从开庭陈述等环节,回顾了事件的原委。

  将抹布塞进女童口中后用胶带固定住的“口”。用领带将女童双手绑在身后的“手”。将带着挂锁的锁缠绕在女童颈部,固定在壁柜金属拉手上的“颈”。以及在女童身上浇淋冷水的“水”。

  这是2人给每种虐待手法起的代号。

  法庭上宣读的当时2人在“连我(LINE)”上的对话,内容如下。

  女性:“(女儿)磨磨唧唧的。”

  男性:“回家后该‘口’了吧。”

  女性:“最近真的没有反应了。”

  男性:“别管她,不然用‘水’吧。”

  女性:“一直张着嘴巴,真的很臭诶。”

  男性:“本来就臭”、“回去后还是用‘水’吧。”

  此外,法庭还出示了诸如“一个劲地流口水脏死了,把她丢到浴室了”、“脸变形了,好可怕”此类对话及照片等LINE的通讯记录。还播放了女童脸上负有灼伤痕迹的照片。

  在对男性的公审中,女童母亲以证人身份被讯问。

  检察官:“最开始的虐待是哪种方式?”

  女性:“最开始是‘手’,(2015年)9月左右。就算用语言说,(女儿)也不听。(我)生气的时候,男友就出手了,这是一切的开端。”

  针对女性给出男性主导施虐的说法,男性在被告人询问环节进行了反驳。

  辩护人:“‘手’这种方式是怎么开始的?”

  被告:“因为女友对我说‘绑上’,我才第1次绑了。(她自己)好像不太会绑,就跟我说‘你替我绑吧’。”

  辩护人:“你劝过她‘住手’吗?”

  被告:“说过几次,但她说‘又不是你的孩子别多嘴’。还说因为(你和她)一起相处的时间太短了,所以之后我就无法开口了。”

  辩护人:“‘口’又是怎么开始的呢?”

  被告:“女友对我说堵上嘴,让(女童)安静点。全都推给我做,因为她自己‘不想碰女儿’、‘口水弄到身上会很脏’。”

  除了监护人遗弃致死罪、通过“口”等手段构成的暴行罪,以及由“颈”构成的逮捕罪以外,男性还因致女童面部灼伤等内容所构成的伤害罪遭到起诉,但唯独伤害罪,男性表示“是女友做的”,从而主张自己无罪。逮捕后不久,男性便承认了有关伤害的起诉内容,但之后却以“袒护女友”为由,予以否认。

  被告还陈述了谢罪的话。

  被告“要是能再多为女童考虑一些就好了。现在无论做什么她都不会回来了。对不起。”

  5月25日,因“大部分施虐由男性实施,至少从中途开始他曾积极参与施虐”,男性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6个月(检方要求判处有期徒刑13年)。伤害罪认定为无罪,判决已成立。

未完待续,下篇将在明天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