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子弹投掷后的长崎,背着死去幼童“站在火葬场的少年”。拍摄这张照片的美国随军摄影师、已故Joe O'Donnell的妻子追溯了丈夫的一生,并于9日出版了著书。
 
  虽然身为“投掷的一方”,但著书结合照片追踪了O'Donnell不断诉说投掷是个错误的足迹。

  O'Donnell在原子弹爆炸后的广岛、长崎等地,利用私人相机拍摄了约300张照片。虽然胶片被长久封印,但当他于1989年看到寓意着反核思想的雕像后,以此为契机,抱着“如果能给不再上演核战争献一份力”的想法举办了照片展。

  在原子弹投掷正当化论调根深蒂固的美国,O'Donnell忍受着批评,在各地举办照片展发出反战疾呼,直至2007年8月9日辞世,享年85岁。

  关于著名的“站在火葬场的少年”,O'Donnell在著书里这样描写了送幼童去火葬的少年的模样。“仿佛要投身其中般凝视着火焰的少年,嘴唇上渗出血迹”、“少年咬得过于用力,血液都停止了流动,唯独少年的下唇渗出红色的血迹”。

  O'Donnell的妻子、现居美国的坂井贵美子(56岁)在采访中,传达了废除核武器的意旨。她说道:“只是,‘勿忘’真的非常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