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在亡夫的佛坛前双手合十的妻子=摄于8月22日(布田一树)

  2015年12月,北海道小樽市小樽掖济会医院的1名男性临床检查技师(当时34岁)自杀。在自杀的前1个月,他的加班时间足有188个小时。

  小樽劳动基准监督署在接受了这名死者家属的申请后,认定死者为工伤。今年2月,死者家属提起诉讼,要求赔偿损失,并表示“希望弄清楚,责任到底属于谁”。

  诉状中写道,这名男性于2005年进入该医院工作。从2015年7月左右开始,男性被任命负责随着医院搬迁新址,而导入的电子系统的构建工作等,这也使加班变成了常态。之后男性得了忧郁症,2015年12月,男性从医院的屋顶上跳下,自杀身亡。

  小樽劳基署认定,这名男性在自杀前的半年时间里,有4个月的加班时间超过了100个小时。

  今年2月,死者家属向札幌地方法院小樽支部提起诉讼,要求运营该医院的一般社团法人日本海员掖济会赔偿损失约1亿2566万日元(约合人民币740万元)。在诉状中,原告方主张称“被告在掌握(死者)存在过于严峻的长时间工作的情况下,在将此问题放置不管的同时,也疲于履行调整业务量的安全考量义务”。

  小樽掖济会医院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诚挚接受工伤认定结果,并正在努力通过缩短加班时间等来改善员工的劳动环境。而具体的主张等,由于官司还在争论之中,故无法作出评论。”

  每月的加班时间多达188个小时。伴随着这种过于严峻的工作状态而来的,是丈夫的食欲大减及日渐憔悴。这些死者的妻子(32岁)都看在眼里。据了解,死者生前是个不会说泄气话的人,但却有过透露出“想要辞职”念头的时候。到底为什么会将丈夫逼入抛下2个年幼的孩子,了断自己生命的绝境呢?死者妻子表示:“希望在审判中弄清楚,责任到底属于谁。”

未完待续,下篇将于明日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