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夏天,宫城县内的一公寓中,有间房间终日窗帘紧闭。母亲(44岁)坐在摊着不管的被炉前,从早到晚地喝着啤酒。即使喝到了吐血,也未曾停止。

  当时,在满地散落着空啤酒罐的房间里,还有这位母亲的2个女儿,当时她们一个5岁,一个4岁。然而母亲连饭都没有好好给她们吃。据说,由于饥饿难耐,2个女儿还曾背着母亲躲到壁橱里,偷偷地在用冷水冲泡面来充饥。

  母亲曾经因为酒精依赖症,而在一时间对2个女儿处于一种“放弃育儿”(疏于照管)的状态。但她想要重新开始人生,想继续和被儿童福利机构接走的女儿们生活在一起,所以接受了地方政府、医院以及自助团体等强有力的支援,向着恢复而努力。

  以前还曾出现过因母亲喝醉了酒责骂女儿们,让她们一直站在玄关外直到深夜,而惹得邻居通报并有警察上门查看的情况。宫城县儿童咨询所还因接到来自担心孩子们总是无故缺席的托儿所的联络,而让工作人员登门拜访。每当这种时候,母亲便假装不在家。“我不想让任何人看到我这个样子”。

  2007年的夏天,母亲为了逃离丈夫的家暴而带着2个女儿离家出走。曾被殴打至骨折的恐惧,以及对今后生活的不安日渐加剧,她的饮酒量逐渐增加,在不知不觉中便成为了酒精依赖症。

  她曾就女儿上托儿所等问题咨询过1名地方政府的家庭咨询员,并和这名咨询员断断续续地保持过一段联系。随后她被咨询员说服,于2008年10月和儿童咨询所的工作人员进行面谈。就在面谈之前,母亲大量吐血,因被判断为需要立刻接受治疗而住院。但戒酒的过程十分艰难,她为治疗酒精依赖症曾住院出院,反复4次。

未完待续,下篇将于明日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