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认为自己是性同一性障碍而变更了户籍上的性别,但后来却觉得无法适应而想要回到从前一一。现在,随着想要改变自己性别的人数增加,也出现了抱有如上烦恼的人。

  现行法律并未考虑到再次变更性别的情况,因而难度颇高。也有专家呼吁“一些救济之策十分必要”。

  家住神奈川县茅崎市1位40多岁的原男性在2006年,将自己户籍上性别改成了“女”,但现在却后悔莫及。虽然TA已反复向家庭法院提出再次变更性别的申请,但却一直被以“无认可该申请的理由”为由拒绝。

  TA自幼便为口吃烦恼不已,与他人抱有疏远感。2000年左右,TA有了与性同一性障碍人士们交流的机会。这些诉称着“无法认同自己的存在是有多奇怪”人们的身姿,在TA眼里是那么勇敢。变得开始认为“自己也一样是(性同一性障碍)”,并于2003年在泰国接受了男性生殖器切除手术。

  日本于2004年开始实施的特例法中指出,认可在满足一定条件下的性别变更。因此,他接受了心理内科的诊察。经过10多次诊察后,复数医生诊断其为性同一性障碍。随后向横滨家庭法院提出变更性别的申请,并于2006年7月获得变更许可。

  但是,TA立刻便被悔意所侵袭。还是男性时很容易便可找到的工作,在成为女性后却被接连拒绝,TA感到这是由于改变了性别而造成的。虽曾向律师咨询想要再度变更性别,但却被告知“在现有制度下很难做到”。

  现在,TA离开了父母独自居住。2016年7月,终于在1家面包工厂找到了工作。虽当初是以女性身份就职,但得到了公司的理解,现在以男性的身份工作。TA表示“在精神不安定的状态下提出了申请,如此生活下去真的非常痛苦,想要设法回到从前的性别”。

※未完待续,下篇将在明日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