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手上留有每月还款2万日元的汇款单=摄于2017年11月25日(诸永裕司)

  2012年秋天,家住北海道港口城市的夫妻俩收到封催款函,要求一次性返还265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6万元)。

  8年前,39岁的儿子因胰脏癌去世。“为什么是现在”。作为担保人的丈夫收到这份催款函不禁哀叹道。儿子借来185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1万元)助学贷款,其中已偿还约8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4万8000元)。欠款加利息共计123万日元(约合人民币7万元),再算上滞纳金142万日元(约合人民币8万5000元)。滞纳金包括离世后产生的金额。

  妻子(77岁)给办理助学贷款的日本学生支援机构打了电话,负责人表示“如果不付款就得打官司”。她感觉这样跟被威胁了似的。

  《日本学生支援机构法》中规定,若贷款人本人死亡,所借金额可全额或部分免除偿还。然而,实施细则中又规定“拖欠偿还的部分不予以免除”,一旦出现拖欠,机构便不会认可免除偿还。

  最终,这对夫妻决定在法庭上抗争。据审判记录显示,机构承认在儿子去世8年期间并未向担保人提出过偿还欠款的要求,于是提议支付一半滞纳金额并可分期付款。总金额为199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2万元)。辩护律师称“很难免除全额欠款”,“如果再拖下去又会产生新的滞纳金,官司还要继续打下去吗?”。夫妻俩咬牙同意,和解结案。

  夫妻俩依靠养老金生活,并没有什么存款。2014年勉强偿还了5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3万元),之后每个月向机构汇款2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200元)。当初借的时候,既没做担保也没审查便借到了助学贷款,然而偿还的时候却毫不酌情。每当快到汇款日时,妻子便会开着轻型汽车来到附近的邮局。这样的日子还有4年,直到丈夫89岁那年的春天。


  ※未完待续,下篇将在明日发布。

  • weibo_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