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采取完全防寒对策看完比赛的2位美国人,周围没有任何观众=摄于2月11日(高野辽)

  反败为胜确定夺得金牌的瞬间,观众席却空空荡荡。平昌冬奥会跳台滑雪男子标准台个人赛决赛,已于10日晚上举行。在展开激烈奖牌争夺战的同时,对于观众来说也是在和“寒冷”与“时间”作苦战。

  10日晚上9点35分,随着韩国选手起身一跃,第1轮决赛拉开帷幕。观众席上坐着很多粉丝纷纷展现出高涨的情绪,人数远超8日的资格赛。

  然而,比赛进行得并不顺利。因强风导致选手无法开始比赛的场面较多。第1轮决赛在晚上11点结束,比预定时间大幅延后。

  大批观众涌向会场出口人流攒动。会场外还有可以御寒的地方吗?记者跟随人群走后,原来他们放弃观战踏上了回家的路。

  当时气温为零下8度。强风吹得脸发痛。从美国芝加哥赶来的一家3口在前往巴士站的通道上凝望着跳台停下脚步,为儿子加油的男性(53岁)表示“风太冷,已经是极限了。昨晚也是深夜才回到酒店,实在够呛”。之后,他们便恋恋不舍地离开了会场。

  来自大阪的吉川优子手持日本国旗,与2位友人离场时表示“旁边座位上的人全都回去了,冷得受不了”。

  比赛过了凌晨12点,奖牌争夺战渐入佳境。来自美国洛杉矶的2位女性孤零零地坐在观众席上。她们双腿上裹着大张铝箔,表示“这是紧急求生用品,冬装也全都是新做的。初次观战冬奥会,激情昂扬”。

  凌晨12点20分,德国选手扭转战局夺得金牌。除靠近跳台的一角外,观众席空空荡荡,现场气氛不够高涨。

  当时气温低于零下10度。比赛较预定时间推迟1小时以上才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