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给岛上的猫咪们喂食的纸本直子=摄于5月30日(吉川启一郎)

  漂浮在濑户内海上的青岛(位于爱媛县大洲市)是1座“猫之岛”,周长仅约4公里的陆地上住着15位居民与150只猫咪。居民纸本直子(66岁)希望与猫咪一起快乐的生活,率先承担起喂食及绝育等工作,组织居民成立了“青岛猫守护会”(日文为:青島猫を見守る会)并担任会长。记者就在人烟稀少的岛上与众多猫咪共度的日常生活及对未来的展望,向纸本进行了采访。

  Q:夫妻2人从事渔业的同时还与猫咪一起生活,每天都是怎样度过的呢?

  A:“早上起来,打开玄关,会对聚在一起的猫咪们问候道‘早安,大家都到齐了吗’。因为喂食是由岛上的居民分工进行,所以常出现在我家门前的猫咪有30至40只左右吧。岛上的猫咪基本上看脸就能区分,一般不会出错。看到它们方可安心,做好家务后再给猫咪们准备伙食。捕鱼回来的时候,会跟它们说一声回来咯。”

  “白天会清扫猫屎,还会给眼屎多的猫咪点眼药。若有被猫妈妈放弃哺乳的猫仔,便会用哺乳瓶喂奶。路上若有游客们喂剩的猫粮,也会进行清理,以免招来蚂蚁。”

  Q:过去由于要对付老鼠,渔夫便把猫咪带上岛来,随后数量逐渐增加。3年前想着进行地域管理才会成立守望会的吧? 那您为何要做会长呢?

  A:“成立守望会之前,大家都是自掏腰包购买猫粮。如此一来开销大不说,出岛采购也很不方便。可看着日益消瘦的猫咪们又觉得可怜,当时似乎也有人提议说应该对它们进行适当的绝育,因此便成立了守望会作为窗口。包括我丈夫在内,共有4名会员。大家年纪都比我大,没办法只好由我出任会长。”

  “守望会成立以来,出现了在网络上号召支援猫咪的网友,渐渐地会有猫粮寄到岛上。以前,也有猫咪擅自开门进入居民家里,吃掉供奉用团子的现象。现在,已经不会出现猫粮短缺的情况,还有人说猫咪们的毛质也好了许多。虽然我不会上网,但还是请别人在网络上帮我写下了感谢的话语。”

  Q:在兽医会等的帮助下,绝育有进展吗?

  A:“会有人捎信来说‘让定期船带几只猫咪过来’。可要去抓它们并不是件容易的事。虽然大洲市政府的统计数据约有150只,可我从来没数过,究竟是增是减也不得而知。曾有游客表示“猫咪是不是少了啊”,不过还是会有小猫出生。小猫日渐顽皮,年迈的猫咪便会在某处自然消亡,就这样周而复始。”

  Q:这么多事情很辛苦吧?

  A:“没有觉得辛苦。就像我们的肚子会饿一样,猫咪也需要吃东西,那些都是生活的一部分。虽然工作量有所增加,但也不会被猫咪弄得团团转,在不勉强的情况下有空才会去做。所以,有时也会因为捕鱼回来晚了,而让它们饿着肚子。”

  Q:不过,岛上没有商店也没有自动售货机,也有其他猫岛正积极推动观光。

  A:“起初也有人说过,这样应该会带来好处吧。居民各自都有工作,无论是设置自动售货机还是卖猫粮,要交给谁来做呢? 投资热潮过后又如何是好? 与其如此,还不如一如既往的生活,只是生活中多了猫咪的存在,这样不是很好吗。虽然没得到好处,但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Q:即使这样也有游客登岛?

  A: “已经是接近无人岛的状态了,早上的定期船快要靠岸时,便会期待‘今天船上会有多少人呢’。船一靠岸,岛上就变得热闹起来,心想‘哇,在岛上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真不错啊’。况且,到了这把年纪还能和年轻人及外国人进行交流,也算是难得的经验吧。不管怎样都很开心,这是真心话。傍晚的船起航后,岛就会变得很寂静。”

  Q:如果人口继续减少,猫咪或这座岛将何去何从?

  A:“比起猫,应该会先考虑我们自己的处境。由于医生每周只来岛上1次,所以高龄人士因住院、或需要照顾便会从岛上离开。当这里的生活无法继续时,我也会离开。那个时候不得不为自己考虑,恐怕无暇顾及猫咪。虽然会觉得它们很可怜,但毕竟不是家养的猫咪,而是不属于任何人的小岛猫咪。”

  “或许会有人给它们喂食,但如果岛上没有了居民,那么定期船可能也不会再来了。现实是残酷的。只要我在岛上,就希望守望会能够一直办下去。其实,让宠爱猫咪的人士带走它们,或许是件不错的事情。可它们要是都走了,还是会很寂寞吧。”

     *

  纸本直子,1950年出生于大分县。初中毕业后,作为集体就业人员就职于冈山县的缝制工厂。婚后移居爱媛县。于2014年成立“守望会”并担任会长至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