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将在告别式的翌日早晨、飘进阳台的樱花花瓣做成了押花(由札本景子提供)

  怀着小里的时候,札本景子曾数次从那棵樱花树下走过。说着“樱花盛开之时便能见面了呢”,夫妻俩便一起商量决定在孩子的名字中嵌入“樱”字。

  在前去守灵的路上,夫妻俩和奶黄色婴儿包中的小里一起抬头看了看樱花。那天,樱花满开。丈夫将捡来的5片花瓣与结婚照一起放入了小小的棺材中。

  告别式的翌日早晨。打开阳台的窗户后,发现散落着5片樱花花瓣。在这附近的樱花树,只有那1棵。

  是随风飘来的吗?明明相隔30米以上的距离。

  可能是小里回来了。1片片地拾起用纸巾包着夹进杂志。在那个家住了10年,结果只有那1天有花瓣飘来。

  夏天到来时,将樱花从杂志中取出。以绘有樱花图案的便签纸为底衬,用胶水贴上樱花写好拾取日期后放入透明袋。在房间内装饰一段时间后,便将它放到只收集有关小里回忆物的抽屉中。

  下一个春天,再下一个春天,也都收集了花朵。

  如果活下来,小里已经9岁了。而押花,今年已有10年份。

  • weibo_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