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人于翌年秋天再会。雄二来到了医院召开的遗属会。此后,他们还一起去吃了饭。突然,雄二流下眼泪,并说道“要是妻子还健康的话,这样的饭菜,真想和她一起吃”。

  渐渐地,2人互相吸引,Yuri子生前的话语从背后推了他们一把。1年后便结婚了。

  2001年夫妻俩搬到了宫崎县宫崎市,Yukari成为了当地医院缓和医疗的首席医师。营造一个能使患者在临终之际安心居住的场所一一。怀着这样的想法,她与NPO法人开始展开由工作人员在民居中支援患者的家庭临终关怀活动。雄二也予支持。

  夫妻俩在宫崎奔走了14年。在1个夜晚,13岁的儿子入睡后,Yukari在自家走廊中带着严肃的表情开口说道“我有话对你说。很严重的话”。

  “腹膜癌。已经,非常大了。可能还有3、4个月”。

  于是,他们放缓工作的节奏,开始体验至今未能品尝的料理以及草裙舞。2人第一次去海外旅行,在蒙古仰望了满天繁星。

  2017年2月,在丈夫与儿子的注视下,Yukari走了。为2个妻子送过终的雄二,至今仍在继续着推广家庭临终关怀活动。

  去世前不久,Yukari向杂志投稿了自己的手记。

  “每天都认真地‘生活’,对待每件事情都饱含心意地‘生活’,我强烈地认为,这样的积累才是所谓的‘活着’”。


  • weibo_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