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出生于菲律宾。在我小学3年级时,母亲和日本人父亲离了婚。之后,母亲一边白天在工厂、晚上在餐饮店工作,一边把我和大我2岁的姐姐养育成人。

  母亲性格开朗,从不会在我们面前情绪低落或发牢骚。也许是在异国他乡必须守护好自己孩子这一想法十分强烈的缘故,即便是身体不适以致于难以起身的日子,她也一定去工作。儿时,几乎没有同她一起在家里吃过晚饭的记忆。

  然而,母亲依然会一早起来为周六、日出门练习棒球的我准备便当。明明很累也会陪我传接球。当时真的很开心。看着这样的母亲,回过神来我也开始帮她洗碗,或是收拾洗好的衣物。大概在上初中时,我便定下目标“要成为专业选手,让母亲过得轻松些”。

  如此坚强的母亲,却在我的高中时代,第1次落下了眼泪。因无法同时兼顾棒球和学业,回到家后我便告诉母亲“不想再上学了”,之后母亲流着泪说道“如果你放弃棒球,我也就失去了人生价值”。我犹如当头一击,感觉到了不同于以往的气氛。

  随后,母亲便拉着我把我送上出租车,塞给司机5000日元(约合人民币308元)拜托他把我送到学校。似乎还提前(给学校)打过电话,(出租车到达时)棒球社团教练·前田三夫已经等在了帝京的校门口。当时教练对我说“不要让如此努力的母亲哭泣,再努一把力吧”。此后,我便能够继续打棒球了。在高中没能入选职业棒球新人选拔、考虑走别的道路时,她也说着“你能行的”,从背后支持着我。

  我感觉母亲不会直接说行或是不行,而是会一直为我考虑,对我说出能让我作出正确判断的话。“我能行”已经成为了我的信念,并且影响着我现在的工作。无论面对何种状况,在这一点上我都能作出最直接的表现。

  在职业棒球生涯首次救援成功(作为救援投手上场,保持球队的领先优势)时,我曾对母亲说“谢谢您努力把我养大”。这并非是事先想好的,而是自然流露。我想她一定很开心。为了让母亲开心,我希望能够更加更加地大显身手。

  山崎康晃 YAMASAKI YASUAKI 职业棒球选手,1992年生于东京都。帝京高中毕业后进入亚细亚大学,2014年以新人球员选拔第1指名的成绩加入DeNA(横滨海湾之星队)。第1年时作为救援投手表现出色,并因此当选新人王。今年4月,达成通算100次成功救援。


  • weibo_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