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从旅行社退休后,如今已年近古稀,但他总喜欢出门到处逛逛。不久前,他好像在附近的祭典活动上登台献唱,还通过邮件给我发来了尽情欢唱的照片。

  在我小时候,父亲总是有种令人害怕的感觉。他沉默寡言,烫着小卷发。通过自学学会了英语,工作也十分努力。

  而我,正值青春期时去参加了宝冢音乐学校的考试。也并未和父亲说起过这件事。发榜那天,坐最后1班新干线回到家后,看见父亲背对着我躺在起居室里。当我跟他说“我合格了喔”,他便怒火冲天地吼道“你说什么?给我出去!”。在父亲还是学生的时候,祖父就去世了,当时似乎连根铅笔都买不起。之后,他也没去上大学而是选择了直接工作,帮助抚养2个弟弟的祖母。所以当时,我想他应该也很担心我吧。

  最终,我还是没能获得父亲的同意,17岁时便离开了家。第1年的暑假,我虽然回到了东京,却无颜面对父亲。便在离家最近的车站长椅上一直坐到傍晚。结果,还是因为母亲打来的电话,我才终于踏上了回家的路。打开门后,父亲说道“你回来了!”,对我热烈欢迎。心中的紧张感随之消失。“你见到那个人了吗?”“这个人怎么样?”。歌剧团成员的名字从父亲的口中源源而出。能够和父亲拥有共同的话题,我觉得非常高兴。

  加入歌剧团后不久,我便参加了《凡尔赛玫瑰》的演出。当时,观众席中的有位男性和着我的歌声一起唱道“快请看,快请看!”,这件事在后台掀起了一番话题。那个人便是父亲。

  在我最后的东京公演时,母亲卧病在床,而父亲却独自来到了剧场。我在舞台上看到他双手紧握住挂在脖子上的毛巾,号啕大哭。右手、左手、右手,一直换着手擦拭眼泪。

  如今,我也时不时地会邀请父亲一起去吃饭。即使有时难免吵架,回去时也必然和父亲握手,重归于好。母亲去世后,我体会到无法再见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所以,我想一直都铭记住父亲双手的感觉。

    *
  人物档案
  阳月华(Hiduki Hana):演员,生于1980年。1998年就读宝冢音乐学校,2007年开始晋升为宝冢歌剧团宙组主演娘役。2009年退团后,作为演员活跃至今。

  • weibo_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