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如此,真晚呀。

  男性公司职员(48岁)在等正在交往的女友(46岁)来公园。据约定的下午4点,已过去了近1个小时。

  今天吃什么呢。在考虑着这样事情的同时,打过去的第5个电话也无人接听。这是10月下旬发生的事情。

  可以听到从道路方向传来的警笛声。可以看到消防车、救护车及警车红色的警灯。是失火了吗。“是不是跳楼啊”。看热闹的人说了这么一句话。

  不好的预感。

  男性在约10年前,于相亲活动上遇见女友。他马上就喜欢上了这位看着自己眼睛听自己说话的女性。

  男性一直不擅长与人交往。小学生的时候,被朋友无视,被低年级的学生关在厕所,无法与人相对。她接受了这样的自己。

  她看似饶有兴趣地听自己讲有关爱好的相机的事。当自己被拍摄的白鸟冲撞镜头而使相机掉入沼泽之时,一起大笑。将颜色质朴的车子换掉,重新买了正红色,也是因为她对自己说了“适合你呢”。

  察觉到她的异常与变化,是在6年前。变得会忘记扔垃圾,会几天都穿着同样的衣服,会将喝剩的罐装咖啡就那么放在包里去上班。

  她也有过想要自绝性命的情况。被医师诊断为心理疾病。她没能与家人和睦相处;结婚也因她家人的反对而遥遥无期。
  
  日暮西沉。在据相约时间已过去2小时之时,男性变得坐立不安,便向现场的警察进行了询问。年龄段是?服装是?有没有画着猫咪插画的手提包掉落?

  警察没有回答。

  猫咪手提包,是因为她经常弄脏提包,而作为消耗品在百元商店给她买的。明明不是价格昂贵的东西,她却珍惜地使用着。

  晚间8点半,收到邮件的提示音响起。她的身体情况好像不太好。

  身体一瞬间便被抽干了力气,眼泪涌了出来。他想说“也考虑下我的感受”,但另一方面,也比平时更觉她的珍贵。

  男性写了回信。

  “辛苦了。身体为重,好好休息吧”。

  • weibo_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