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坛蜜=摄于5月12日(饭塚悟)

  “在年龄方面,我曾认为这是最后的机会。虽然学习了遗体的防腐处理及修复伤口的保存处理(可以长期保存遗体的技术)方法,但用人单位并不多。于是,我开始在大学的法医学教室中担任研究助手。从事司法解剖、行政解剖的工作。和预想的一样,对于接触遗体,我完全没有抵触之心。觉得,啊,果然(自己适合这样的工作)”。

  最终我所选择的,是写真偶像之路。

  “在这一时期中,我也开始(拍摄)写真。在解剖之后,到漫画咖啡店冲个澡,就去拍摄写真。因为也喜爱着解剖的工作,所以有些犹豫,但照顾我的大学教授说着‘(写真偶像的工作)只有现在才能做吧。我看了你的写真哟。很漂亮不是吗’,从背后推了我一把”。

  向“失落一代”的人士询问时,经常会听到“是自己不好”这一带有自我责任的话语。坛蜜又是如何呢。

  “有人已经工作,有人能从非正式员工转为正式员工,在这样的情况下,对于正在经历的失败,我只能认为是自己的错。也曾有过想着‘都是因为自己不好’,而咬紧牙关的时期”。

  坛蜜认为,如此艰苦的境遇正是成功的关键。不走运的一代拥有着其独特的秘技。

  “因为是所有的亏都吃得太多的一代,大家的内心都十分饥饿”。

  “然而,当身心的饥饿到达极限之际,就绝对会闪现出好主意来。我也是如此。想出坛蜜这个名字的时候,也十分饥渴。那是在涩谷的家庭餐厅中点了杯蜜瓜苏打水后,想出来的艺名”。

  ※ 未完待续

  • weibo_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