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躺在曾经蛰居房间中的奥村义行。当时曾在长年铺着被褥的地板上,凝望着天花板,只想着消极的事情=摄于7月4日(上田润)

  原因连自己都不明白。家住名古屋市中川区的奥村义行(48岁),在曾供职于汽车承包工厂的22岁的时候,开始闭门不出。

  在6张榻榻米(1张约为1.62平方米)大小、长年铺着被褥的房间中,奥村过着昼夜颠倒的生活。与家人之间的对话也消失了。自开始蛰居起,到他开始被自身的幻想所束缚,决定去精神科就诊的时候,已经过去了12年以上。

  奥村开始被母亲带着来往于支援设施。第1次遇到了跟自己一样的蛰居人士、并变得可以进行对话。“身处没有网络环境的蛰居当事者及家属较多,支援及咨询窗口的信息本身无法传递给他们。即使传递到了,也因双亲年事已高,而无法带他们走出家门”。有着如此实际感受的奥村,于2年前创立了可供40多岁至50多岁的当事者及家属等人交流的团体。

  现在,奥村在清洁公司打工,做着事务方面的工作。然而,如今仍会因精神方面的失衡而从公司早退。他被诊断为抑郁症,以残障人士雇佣名额工作,每月的纯收入为1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6300元)左右。他表示“由于可以工作的时间短,收入也少,因此如果不提高最低工资的话便难以自立”。

  • weibo_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