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于首次飞行前拍摄纪念照的铃木谅(右)与父亲·隆雄=摄于4月9日(由铃木谅提供)

  日本航空3005次航班,自成田机场出发飞往伊丹机场。该航班正在关东地区上空,以8500米的高度顺利飞行着。

  “Tokyo control、flight level 280”。

  “Roger”。

  飞机副驾驶·铃木谅(32岁)在驾驶舱中用无线电和管制官进行着联系。

  4月9日,是他的首次飞行。制服口袋中,放入了在45岁时去世的母亲·裕子的照片。

  “笨蛋”、“烦死了”。母亲倒下时,铃木在上高中2年级,是段没理由地反抗父母的时期。在京都进行修学旅行时得到消息,他坐夜行列车赶回了位于秋田的老家。但母亲没能恢复意识,病因是蛛网膜下腔出血。

  想向母亲道歉。并没有讨厌母亲,且因此十分后悔。铃木在东京过着复读生活的时候,被父亲叫了回去,参加母亲的法事。从福井的寺庙归家之时,在乘坐的飞机上,看到了没有一丝云彩的青空。那时,他被海岸线及山峦的棱线之美所吸引,从而志愿成为飞行员。

  曾是介护职员的母亲,即使是刚下夜班,也会去应援铃木的社团活动。即使身体不好也会不停歇地为他制作便当。成为社会人后,他开始在重要的日子里随身携带母亲的照片。

  3005次航班自成田机场起飞,已过去20分钟左右。

  “来自驾驶舱的联络,飞机副驾驶铃木向您问候”。

  坐在最后1排靠走道座位上的男性,听到机内广播,赶忙掏出数码像机按下了拍摄录像的按钮。那是铃木的父亲·隆雄(61岁)。靠窗的座位上则放着纸袋。

  “天气基本良好”。“虽是短暂的空中旅行,还请您悠闲渡过”。

  广播结束后,隆雄自纸袋中拿出用包袱皮包裹着的相框,让其靠近窗户。

  俯瞰下去,被染成白色的富士山峰清楚浮现。隆雄也将裕子的照片带到了机内。

  夜晚,隆雄的手机作响。

  喂喂,老爹。今天谢谢了。妈妈,会为我高兴吧。

  • weibo_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