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有中国的朋友问我:“日本人也过中秋节吗?” 我只能含糊地回答:“这个还真不好说。”近代之前的日本和中国一样使用阴历,但明治维新后改用阳历,正月就是1月,端午是5月5日,七夕是7月7日。这些源自中国文化的传统节日在日本几乎都被阳历化了。中秋节则属例外,依旧是阴历的8月15日。

  在日本,端午又是儿童节,传统上称作男孩节,人们会挂起鲤鱼旗庆贺。七夕那天,人们会把心愿写在彩色纸笺上,然后悬挂于竹枝头以祈福。相比之下,中秋那天则没有节日的气氛和仪式感,顶多是电视台会在天气预报中提到一句“今晚将能看到(或看不到)中秋之名月”,仅此而已。“中秋之名月”就是中秋节在日本的一般叫法。

  对中国人来说,提到中秋就能联想起“海上生明月”、“明月几时有”等家喻户晓的诗句词章,进而引发思乡怀人、期盼团圆的情绪。“明月”为何在日本演变成了从字面上难以理解的“名月”,这恐怕只有民俗学专家才能说清楚吧。中秋节在日本没有什么存在感。这是我从这些年的在日生活经验中得出的结论。另一方面,确实有一些日本人过中秋节。我就参加过一场赏月音乐会。

  音乐会由一对老夫妇家主办,在自家的大宅院举行,庭院内设置了条案,上面摆放着糯米团子、烛台和花瓶等祭月供品。来宾们坐在铺了红毡的长凳上,聆听三弦演奏表演,气氛恬淡祥和。

  入夜以后,音乐会改为了宴会,气氛也随之一变。“觥筹交错,坐起而喧哗者,众宾欢也”,一派热闹场面。

  作为主人的老夫妇经常举办各种体现文化的活动,两位老人表示,组织赏月活动是为了联络亲友感情,更是为了传承日本传统文化的风雅情趣。

  感谢两位老人让我得以一窥日本人如何过中秋节。中国国内有不少年轻的汉服爱好者热衷于恢复中秋祭月的古礼。不知日本是否也有怀着同样志趣的年轻人。如果有的话,双方或许可以相互借鉴。



笔者:于前/生于北京,以东京为基地发表有关日本的新闻和图片。自由撰稿人、摄影师。曾在《asahi.com》上撰写专栏《以真传心》《漫步寄语》。著有《チャイニーズ・レンズ》(竹内书店新社出版)《彷徨日本》摄影(海潮摄影艺术出版社)。

  • weibo_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