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新冠疫情紧急状态已经解除。连月来的阴郁氛围虽不可能立即消散,但心理上的不安正日渐缓和。对于一些孩子们来说,家附近的怀旧糖果店也恢复营业可是一件值得高兴的大事儿。

  怀旧糖果店就是一种零食铺,在日本的昭和时代最为盛行,随着经济的迅速发展,这种专门经营廉价小商品的店铺越来越少。近几年终于靠着怀旧的魅力重新出现在一些街头小巷。

  图片上的这家怀旧糖果店其实就是一间方方正正的铁皮屋,从外面看活脱一个集装箱,据开店的老板娘介绍,她是将父亲留下的遗产,一个车库改建而成,所以没有空调,也没有窗户。小店周围有好几栋新盖的公寓楼,开业的时候,立即引起大人小孩儿们的关注,每次经过这里时总能听到欢声笑语。

  新冠疫情最严重的时期,商店关门,偶尔看到过老板娘把商品搬到外面进行露天贩卖。如今终于重新挂出了那用英日中韩四国文字写着“欢迎”字样的门帘。

  店里贩卖的糖豆、巧克力、泡泡糖等几乎都是几十年来畅销不衰的经典小零食,最便宜的5日元(约合人民币0.3元),最贵也不过200日元(约合人民币13元)。老板娘系着围裙坐在门口不时地跟小客人们打招呼,同家长们寒暄,也会给客人们介绍货架上摆设的昭和时代老物件。

  孩子们端着小托盘转来转去挑拣出中意的零食,送到老板娘面前,她会逐一报出商品价格,引导孩子们算出总共要多少钱,找零多少钱。回答正确的孩子得到的是夸奖,“真聪明”;回答错误的孩子得到的是鼓励,“加油”。有的孩子出了小店便撕开包装纸,迫不及待地享受今后将用一生去回忆的童年美味。

  初夏的微风吹动门帘,铺子内的怀旧气息随之扩散开来,浓浓的伸手可掬,新冠疫情还没有过去,住在一个街区里的人们在这样的小店里相聚,身在其中感到安逸和温馨。

  ※

  笔者:于前/生于北京,以东京为基地发表有关日本的新闻和图片。自由撰稿人、摄影师。曾在《asahi.com》上撰写专栏《以真传心》《漫步寄语》。著有《チャイニーズ・レンズ》(竹内书店新社出版)《彷徨日本》摄影(海潮摄影艺术出版社)。

  • weibo_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