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新冠疫情肆虐,今年夏天日本各地的烟花大会纷纷停办,和式浴衣、团扇还有欢呼声组成的盛夏风景线也随之从街头消失。原本就被疫情折腾的头痛不已,再加上持续不断的高温天气,人的心情愈发容易烦躁。夜晚到条件允许的公园里放些小烟花,于是就成了最佳的解压方式。

  夏天放烟花是日本习俗。这个习俗据说始于江户时代。1733年夏天,德川幕府的第八代将军吉宗为了给饥荒和瘟疫的死者祈福,在隅田川上燃放了烟花。

  烟花从点燃到熄灭的过程也很符合日本人的审美意识。烟花刚刚燃起时如同含苞待放的蓓蕾,羞涩却蕴藏无限潜力;绽放后璀璨绚烂,炫目耀眼,恰似志得意满的人生巅峰;辉煌过后便是黯淡消散,最终归于寂灭。在沉醉于烟花带来的视觉享受时,日本人似乎也在出于本能地品味着生命的喜悦和寂寥,感悟着世事的无常。

  小烟花在超市或便利店就能买到,便宜的套装不到1000日元(人民币约64元)。公园内不能燃放升空类和伴随响亮爆炸声的烟花,线香花火、喷花类和旋转类烟花最为常见。为了安全和清洁,燃放烟花时要带上水桶和垃圾袋。烟花燃放殆尽后,孩子们抢着把尚未完全熄灭的部分丢进水桶中,为的是听到水火相激发出“嗤”的一声,乐此不疲。

  放烟花的主要是家长和孩子,还有大中学校的学生们,三五成群地凑在一起。从远处看去,黑暗中多个地点不时地闪烁出亮光,流淌下火星,浓厚的白色烟雾骤然腾起后随风飘散,带来好闻的火药味道。孩子们手持烟花兴奋地雀跃尖叫,大人们忙不迭地提醒注意安全,引来一旁跑过的健身者转头笑看。久违了,这一刻的忘忧和热烈!

  如今马上就要进入金秋10月了,夜间到公园散步时仍能看到有零零散散的人在放烟花。星星点点的光亮摇曳在已带有凉意的风中,脆弱却又有一丝倔强,似乎不情愿告别。听说神奈川县川崎市的民间组织将于10月10日尝试性恢复已停办逾半个世纪的“丸子多摩川烟花大会”,在河岸燃放烟花十分钟,祈愿疫情早日结束和民众安康。无论尽兴与否,2020年漫长的烟花季终将长久留在人们的记忆之中。

  ※

  笔者:于前/生于北京,以东京为基地发表有关日本的新闻和图片。自由撰稿人、摄影师。曾在《asahi.com》上撰写专栏《以真传心》《漫步寄语》。著有《チャイニーズ・レンズ》(竹内书店新社出版)《彷徨日本》摄影(海潮摄影艺术出版社)。

  • weibo_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