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日新闻中文网的主编山根祐作先生来信说:中文网将在今年3月底关闭。这个消息令我深感吃惊。

  从2012年朝日新闻中文网成立之初,我就一直给“朝日专栏”撰稿,算是中文网的老作者了。到今年为止,整整八年的岁月,作为一名作者,也一直远远注视着中文网的发展与兴衰。

  在中文社交网络上,朝日新闻中文网有自己的爱称——朝日君。这个称呼源于2012年“朝日新闻中文网”出现在中文网络之后。

  2012年,腾讯的微信刚刚才问世一年,而新浪微博则有如意气风发的少年,正是红透中文网络的时候。刚刚上线不久的“朝日新闻中文网”,在新浪微博用日文谐音发帖问候中国网友:

  “咪那桑,哦哈哟!大家早上好!东京正在下雨,但空气质量还不错,你们那儿如何?”

  这条“萌萌哒”微博,令中文网的微博账户开始引起新浪网友的关注。在大众心目中,“朝日新闻”作为日本的著名媒体,属于严肃新闻,说话自然应该一本正经,因此这一句“咪那桑,哦哈哟”令中国网友感觉到一种反差萌。

  接下来每晚一条的“晚安·哦呀苏咪”晚安帖,令中文网迅速在中国蹿红。晚安帖以拆解汉字的形式,总结新浪微博一天当中最受关注的头号热点新闻,而且通常与社会时事相关。例如有一年中国的中央电视台当街采访过行人,进行“你幸福吗?”的现场调查,当晚中文网推出的晚安帖,是缺少了“土,¥,田”等部首的、只剩一件衣服和一张嘴的“幸福”二字,这种巧妙的讥讽与暗喻,深得广大中国网民的喜爱,所以,当有一次中文网自嘲日本再换首相,在微博发帖写““我们又双叒叕换首相了……”时,所有的网友都乐了,留言说:

  “朝日君,你又双叒叕卖萌了……”

  那段时间,是中文网在中国网络的高光时刻。中国人一直为汉字文化的博大精深而自豪,但将汉字进行分解与重组,归纳读解当天中文网络热点新闻的,却是一家日本媒体,这令中国网民惊奇不已,内心也由衷生出“日本人太厉害了”的敬佩。不少中国网民因此相信:都说日本人比中国人更理解中国的传统文化,看看将汉字运用得如此自如的朝日君,果然此言不虚。

  当时中文网的主编是野岛刚。随着中文网在中国的人气蹿红,作为主编的野岛老师也开始受到中国网民的注目,在中国媒体的采访报道中,野岛老师是一位“帅大叔”——一直以来,中国人心目中的“帅”字,只属于青春少年。“帅哥”常有,“帅大叔”却不常见。因此有段时间,“帅大叔”野岛老师成为中国中年男人的一个反面教材。许多中国网民——尤其是女性网民们会在私底下议论纷纷,说:中国男人一到中年就大腹便便油腻不堪,可日本男人即使人到中年依旧整齐得体温文尔雅,你看看朝日新闻的那个日本人野岛刚……当然,其实中国男人对中国的中年女人也一样颇有微词,对日本女人更是向往已久,不过这是另一个话题,此处不适合继续展开。

  再说中文网朝日君。随着朝日君在中文网络的蹿红,再加上“朝日新闻”的权威性,所以朝日君所有的中文报道,都在中文网络上得到大量转发,这其中自然包括有关中国政治内幕的朝日独家。有不少中国媒体不敢涉及的内容,都被朝日君翻译成中文刊登在中文网的网站上,并被每天光顾中文网的中国网民们转发到微博等中国的社交媒体——这也是朝日君在中国受欢迎的另一个原因:朝日君不仅“萌萌哒”,令人感觉可爱可亲,还能提供最接近事实的严肃新闻,让广大中国网民接受到许多以前无从了解的新闻信息,公众拥有知情权,而朝日君为中国公众的知情权提供了极佳渠道。这也是朝日君在中国备受欢迎的主要原因。

  当年,看到朝日君在中国如此人气,作为“朝日专栏”的一名作者,我自然是由衷高兴的,但也因此心生不安。记得有一次我见到野岛老师时,非常谨慎地提出过自己的疑问:“中文网这样报道中国的政治内幕,没事吧?不怕被封吗?”野岛老师当时的回答非常自信:“不会有事的,我们新闻社和中国关系非常好,我相信中国不会封杀我们。”
 
  然后……,后来的结果,全世界都看到了:在没有任何预先告知的情况下,萌萌哒朝日君一个晚上被中国彻底封杀——在中国社交网络注册的几个账号,不仅一夜之间消失不见,中国国内的IP也从此再也无法登录中文网。

  查询我自己的微博记录,朝日君一夜被封应该发生在2013年7月16日。因为翌日的7月17日,我在自己的新浪微博发出了一条仅代表我自己的抗议。这条抗议至今还保存在我的微博上,转发如下:

  “朝日新闻中文网”的所有微博账号一夜之间无端被封。作为一家始终对中国保持友好的日媒,这种做法太过分了!作为‘朝日新闻’多年的读者和‘朝日专栏’的作者,作为微弱的个体,我只能自封微博对此表示抗议。也同时对朝日新闻中文网各位一直以来的努力表达尊敬与谢意。”

  被中国全网封杀的朝日君,后来由资深的“中国通”专家五十川伦义先生接手担任主编,负责中文网的整体运行工作,那时候山根祐作先生是副主编,而我则作为作者继续给中文网撰稿。每次稿件写好发给五十川先生,都会第一时间收到回信说“感谢赐稿”,并随信附上自己的读后感想。而且,哪怕是打算修改我文章中的一个标点,五十川先生都会来信详细说明理由。这种对于一名作者所保持的礼仪与尊重,从第一任主编野岛刚先生开始,直到后来接替五十川伦义先生的山根祐作先生,三任主编都是如此。虽然是细微的小事,但编辑的严谨与媒体的品质,正是从这些细微之处呈现出来的。这也是即使朝日君被中国封杀,但我仍然愿意坚持撰稿的主要原因:作为一名普通作者,你感受到了尊重,便会为此愿意花费心思,努力将每篇文章写得更好一点。

  中文网后来开始致力于香港、台湾以及海外中华圈的拓展。并且随着旅日中国游客的年年增加,开始用中文介绍日本各地的观光景点、日本社会的各种话题、普通日本人的喜怒哀乐等等,为增进中日两国普通民众的相互理解架起桥梁,力图让更多的中国人看到一个等身大的日本。只可惜苦于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种种影响,最终不得不选择关闭网站。

  收到山根先生的邮件通知,回想起这些往事,内心不免唏嘘。真希望时光能够倒转,让疫情从未发生,而朝日君也从未被封锁,真希望能永远看到那个敢于大胆报道却又萌态可掬的朝日君。

  祝福朝日君。我会一直记得你。

  ※

  笔者:唐辛子/旅日作家、自由撰稿人

  • weibo_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