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拍摄的是JR三鹰站附近的一座建于1929年的跨线桥,著名文学家太宰治(1909~1948)很喜欢到这座桥上观景,曾在此留下凭栏远望的照片。太宰治在他生命最后的近十年里定居东京・三鹰市,在这里写出了《人间失格》、《斜阳》等名著,去世后安葬在市内寺院的墓地。市内有许多与太宰治有关的场所,是文学爱好者们的“朝圣地”,跨线桥便是其中之一,实在没有想到,如今这座桥很可能要被拆除。

  从三鹰车站步行5,6分钟,沿着表面已粗糙不堪的台阶爬上去,就能来到桥上,桥身和钢丝护网上原有的淡蓝涂漆已经被大面积的暗褐色锈迹侵蚀,桥长近百米,横跨十余组铁轨,踩着黑黝黝的路面从这端走到那端,总会让人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登临彼岸之感。如果站在桥中央,可以感受中央线的列车由远及近从脚下呼啸驶过的情景,那个瞬间会让人不由得想要张开双臂纵声欢呼,仿佛找回了童年。

  从桥上向西南方望去,84公里外的富士山清晰可见,蓝天下巨大的雪白山体极具震撼力。这是跨线桥能成为当地景点的又一个原因。因跨线桥严重老化,JR东日本公司决定弃用,并于去年向三鹰市政府提出可以把桥作为文物转让。一直把太宰治当作旅游名片的三鹰市政府考虑良久后却决定不接受转让,理由是无力承担路线桥每年高达数千万日元(10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60万元)的保养费。作为拆除工作的前奏,市政府将拍摄跨线桥的纪录片。

  已经有市民自发成立了“太宰治之桥守护会”,呼吁向市政府请愿、众筹资金,把跨线桥作为文化遗产留给后人。愿望很美好,但是现实估计会让这些市民失望。

  作为三鹰市民,一个居住在日本的外国人,深深感到无奈与可惜,如果桥被拆除,我会再来这里凭吊,怀念今日它馈赠我的那一刻美好。

  ※

  笔者:于前/生于北京,以东京为基地发表有关日本的新闻和图片。自由撰稿人、摄影师。曾在《asahi.com》上撰写专栏《以真传心》《漫步寄语》。著有《チャイニーズ・レンズ》(竹内书店新社出版)《彷徨日本》摄影(海潮摄影艺术出版社)。

  • weibo_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