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结束当天风俗店工作的短大学生(摄于9月8日)(筋野健太)

  这间大阪市高级地段公寓中的房间,是一家风俗店(指涉及性产业的店)的准备休息室。20岁左右的女孩子们在这里或是备考学习,或是吃着零食。一旦接到预约,她们会向工作人员询问客人的特征,然后拎起包包走出房间。

  短期大学2年级的女生(20岁)也是其中1人。原本期待着拿到高中以上的学历,进入大公司工作便能摆脱贫困才进入短期大学的她,因受资金与精神上双重压力所迫,每周在这家风俗店工作2、3次。

  虽然厌恶,但需要钱。她觉得“这就是那么穷还想念书的惩罚”。

  儿时,父母经营1家小公司,家里生活还算富足。然而小学时在父母离婚之后,她便和母亲一起生活,并接受了最低生活保障。但母亲却只是不断地带不同的男人回家。因为不能依靠家里,她高中时期的学费就是她在食品公司做装箱等兼职挣来的。就这样,她闭着眼假装不在意学费,咬牙考入了短期大学。

  短期大学1年的学费约为12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6.3万元)。入学前,她向亲戚朋友借了些必要的费用。学费的大部分都是用带利息的奖学金缴纳的,而交通费、教材费、生活费和还贷款,全都要依赖在居酒屋的兼职收入来支付。

  上午9点前去上学,下课后从晚上6点工作到到凌晨0点。周末和暑假也尽可能地排满了。兼职的时薪是1000日元(约合人民币53元),这样1个月下来能有7到1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3700到5300元)的收入。就算打工的朋友约她去唱卡拉OK,也会以“明天还要起早”为由婉拒。

  此外,她还利用课余时间学习考取了多个文职资格证。参考书和考试费用合计有数万日元。一想到是对未来的投资,她也只能在生活方面多节省一些。

  上了几个月短期大学后,她慢慢觉得这种压抑的生活到了极限。看着到居酒屋来喝酒的学生们,她越来越想要拥有金钱和时间。

  在网络上试着查找有没有时薪更高一些的工作时,她看到了风俗店的招人广告。“工作简单”、“不需要做自己不愿做的事”、“本店也有很多学生”等介绍。虽然以前想都没想过要做这种工作,但却一瞬列入了现实的考虑中。烦恼了几天后,她试着到了店里工作。与心理上的挣扎相比,1小时就能赚到在居酒屋工作1天的薪水更让她吃惊。

  要找工作则需要更多的时间和金钱,于是只留下了风俗业这一份兼职。没多久,她得知实习公司给了一同参加实习的同学更高的评价,而那个同学比自己富裕。巨大的空虚感让她本人也惊讶不已。

  但她却没有余地去停下这份工作,伴着焦虑在拿到当天的薪水后又觉得“算了,就这样吧”。这样的日子一天天继续下去。就算有常客问她找工作的事情,她也只是随口回应“不顺利啊,还是找个有钱人嫁了算了”,而转移话题。

  “毕业以后就不干这行了”。虽然这样对自己说着,但找工作的前途却依旧一片茫然。

  • weibo_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