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地吃饭的富足生活,在那一天风云突变。福岛县须贺川市靠农业为生的樽川和也,在东京电力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后不久,因为父亲的自杀而痛失亲人。就连农田也被辐射污染。

――不实流言的影响怎么样?

  樽川:我们家的大米在2011年的时候检测的辐射含量最高为30贝克勒尔左右。由于标准值为每公斤500贝克勒尔以下(2012年度以后降为每公斤100贝克勒尔),所以应该是相当安全的数值。但毕竟是吃到嘴里的食物,说实话其实我也不想吃的。但又不能买其它地方的大米,所以还是得吃。

  但是,把这种米卖到市面上我总觉得心里有愧。所以,我很能理解东京的人不想吃福岛产大米的心情。人们不想特意去买这种,在这种破破烂烂的核电站旁边种植的大米。这并不是不实流言的恶劣影响。如果是因为无根无据的谣言散播而卖不出去,才算是受到媒体影响,但我们并非如此。这一切都是事实。事实上就是有辐射。

――现在还能检测出辐射物质吗?

  樽川:去年和前年大米都没有检测出辐射。因为我们把能做的都做了。我们每年还会喷洒能够抑制大米吸收辐射物质的氯化钾。而且,整袋大米都会接受检测,一旦检测出辐射我们根本就不能卖,所以我觉得现在的福岛大米,其实比其他县的还要安全许多。

  实际上,福岛的大米现在也卖得很好。在餐饮业或医院等人们并不知道大米产地是福岛的地方,虽然表面上不为人所知,但福岛大米的购买量很高。这是因为福岛的大米很好吃,香甜而且有嚼劲。所以对于餐饮业的人来说很合适,因为可以便宜地买到好吃的米。

――现在核电站都在接二连三地重启了。

  樽川:曾经有一阵子日本所有核电站都关闭了,但那个时候有哪个地方因为供不上电而夜晚漆黑一片吗?电力供应不是足够了么。或许石油的成本比较高,用核电站发电比较便宜。但是,一旦发生事故处理起来得要花多少钱啊。这是负担,千真万确啊。如果哪个地方再有核电站出了问题,这个国家又会变成什么样?难道日本就打算用继续提高税金来解决问题吗?

――你想将现在的心情告诉谁呢?

  樽川:也许我默不吭声一直沉默下去会比较轻松。但现在我因为父亲自杀的事情备受媒体关注。其实其他像我一样,觉得政府的处理方式有问题的农民还大有人在。我实在没有办法将这样的想法隐藏而不进行控诉,那太不像话了。

  所以我参与了这次纪录片的拍摄。尤其希望家在核电站附近的农户们能够看看这部纪录片电影。我希望人们能够了解到事故发生后的后果。希望人们知道人类创造出来的东西终将毁坏,而并非人定胜天,家父当初所言正在被一一验证。而5年已过,依旧没有人肯背负起责任。

人物介绍

  樽川和也,1975年出生。青森某大学毕业后,曾供职于福岛县磐城市的公司。10年前,回到距离核电站65公里,位于须贺川市的老家开始以农业为生。

  • weibo_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