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氏家志穗表示“初次看见斑痕的人或许会感到不安和害怕,但是见了几次之后就会习惯”=摄于2017年11月24日(白木琢步)

  虽然知道暴走是不被认可的,但那时的氏家志穗却想和暴走族朋友们呆在一起。

  “我们都有着不同的痛苦,我第1次找到了不用说出来也能互相明白对方的伙伴”。

  因为有了朋友,她开始对生活产生积极性,后来考入定时制高中。读了5年毕业后,这次却在找工作时碰到钉子。甚至在面试时,有人直接和她说“你这张脸无法雇佣”。向30多家公司投了简历后,结果都是不录用。

  她非常失落。同时有些疑问也涌现而来,那些有斑痕等的人每天都是抱着怎样的烦恼活下去的呢?“想和他们交流看看,今后大家互相扶持”。在这股突发奇想的推动下,她找了藤本绫子以及朋友等人商量。之后在2007年创立“与痣共生会 Fu*clover”(日文为:痣と共に生きる会 フクローバー)。会名来自她喜欢的猫头鹰(日语发音为Fukurou)和代表幸运的四叶草Clover。

  这是个轻松的团体,对活动感兴趣的人每次都会聚在一起互相交换意见。参加人数具有流动性,大家的社会地位以及想法也各不相同。主要以关西地区为中心开展活动,其中也有人从千叶县等地赶来参加。她表示“希望能营造出对外貌抱有烦恼的人也能够更加开朗自信地活着的社会”。她在会刊和演讲等场合发表言论,今年迎来了活动的第10个年头。

  在此期间,她经历了结婚生子。丈夫长谷川好和(40岁)是名按摩师,有视觉障碍。从他们认识的时候开始,多亏脸上的斑痕长谷川才能认出她,从而产生好感。虽然丈夫现已全盲,但却对她说“正是因为有斑痕,我才和你结婚的”。7岁和2岁的儿子会用自己的小手抚摸亲吻妈妈的斑痕,并说着“妈妈很可爱”。

  偏见又好奇的目光。世间依旧冷漠。然而,她最近开始这么认为。“我生来便是这张脸,很庆幸能熬过来”。今后她也会抬起头,勇往直前。

  • weibo_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