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正手持次子照片讲话的篠原真纪,次子真矢在初中3年级时自杀=摄于2015年2月8日(五月女菜穗)

  篠原夫妻在和学校及川崎市教委谈过后,接受了NPO组织的支援。该组织由因欺凌自杀的孩子遗属等人所建立。在真矢死后1年左右,夫妻2人在该组织里,成为支援遗属的一方。能转换为这种心情,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夫妻2人接受了市教委的调查结果。

  市教委的调查负责人详细地对真矢生前的行动进行了调查。在体力测试中,他会在自己跑完以后想着“和谁一起跑的话会提高纪录”而陪别人跑。他的这般体贴姿态,也在调查中浮现出来。其父宏明(51岁)表示“调查里存在着我们不知道的真矢,接近了他本人的心情”。

  宏明和真纪一边支持着遗属,一边各自在全国演讲,呼吁防止欺凌。2017年秋天,他们成立了致力于为学校事故及事件防止提供有力情报的一般社团法人“未来从这里出发”(日文为:ここから未来)。

  山口县周南市住着1位曾向真纪咨询,并得到鼓励的遗属。2016年夏天,这位母亲正在高中2年级就读的儿子,因受到欺凌而自杀。

  自己儿子自杀的报道在网上传开后,有留言称“这是父母把自己的责任推给了学校吧”。本就因没有察觉儿子被逼到绝境而无比自责的心,更是被打垮。据悉,这位母亲曾因真纪对她说“我跟你一样(没能察觉)”而得到救赎。

  2017年12月,真纪来到了位于东京都世田谷的日本体育大学讲堂。她面对着今后以成为体育教师为目标的学生们呼吁称“为了什么而痛苦,又为何被逼到自杀?听那些无声的声音,弄清真相。这便是遗属唯一的心愿。”并表示“不管什么样的班级。什么社团的活动中,都有可能发生欺凌。请成为能够察觉学生烦恼的老师”。

  • weibo_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