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位家住神奈川县的女性(49岁)从2017年6月开始,每2周都会去看望母亲(81岁)。她的母亲正在位于东京都内的疗养病床设施中住院。每当母亲表示“想回家”的时候,都会心痛。

  女性与丈夫及上初中的女儿3人一起生活,一边做兼职一边护理母亲。她虽有个居住于埼玉县,且没有孩子的家庭主妇姐姐(55岁),但是从不帮忙护理。住在位于东京都心父母家的公司职员弟弟(47岁),曾自身都需要母亲照顾。

  10年前,在护理脑梗塞父亲直至去世之时也是,她为了支持诉称护理疲惫的母亲,而怀抱幼子四处奔走。丈夫诧异道:“为什么只有你?”

  2017年年末,弟弟似乎有些犯难地问道:“我的年菜怎么办呀?”

  听着,女性叹了口气。

  “因为母亲也担心弟弟1个人过年,于是便招待他来我家。但如果母亲不在了,弟弟就该由我来照顾吗”。

  • weibo_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