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结婚并不代表“嫁给对方的家庭”,但基于这种意识的风俗一直残留到现在。想要从这个束缚中挣脱得到自由的女性不在少数。

  居住于岩手县内的女性(55岁),在约30年前与婆家是专职农户的男性结为夫妇。婚后,公婆希望2人能够与他们同住帮忙务农,而不想辞去工作的丈夫却以“这家伙讨厌(和你们)住一起”为由拒绝。

  不满的矛头就此指向女性,公婆扔下一句“没用的媳妇”。

  在婆家里,摆在丈夫和公公面前的是刚出锅的米饭,却给女性和婆婆盛上了剩下的冷饭。当女性向丈夫问道“妈妈明明吃的是冷饭,你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吗”时,对方则回道:“那怎么了?”

  泡澡的顺序则为女性排在婆婆后面,是最后1个。结束后顺便清扫浴缸。从此她便明白了“‘媳妇’在家里排在最后1位”。

  女性被丈夫当做“所有物”来对待。孩子上小学后,女性想以此为契机去找一份兼职,却被丈夫告知“去没有男人的地方上班”。禁止化妆及穿裙子。即使因身体不适而卧床,也会被问“怎么吃饭啊”。

  当女性考虑离婚并与自己母亲商量时,却被以孩子为理由叫停“只有带着必死之心去忍耐”。


※未完待续,下篇将在明日发布。

  • weibo_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