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一边看着拓海的照片,一边述说心境的母亲=摄于5月22日(野崎智也)

  “儿子的名字是田中拓海,曾就读于鹿儿岛县立武冈台高中”。今年4月,1位母亲(56岁)在记者会上颤抖着声音下定了决心,首次公开自杀身亡的儿子拓海的姓名和照片。为何会在儿子死后4年做出这样的决定呢?记者通过对母亲的单独采访,听到她想法和心境。

  根据鹿儿岛县欺凌调查委员会的报告书等资料显示,2014年8月20日夜晚,发现当时在鹿儿岛市的该高中就读1年级的拓海(当时15岁)在自己的房间内寻死。2015年3月在其母亲的委托下,校方向学生们实施了问卷调查。结果中出现拓海疑遭欺凌的记述,如“听说他的书包里被塞了纳豆”、“拖鞋被藏起来”、“在(拓海的)葬礼会场的洗手间里,听到有人说‘如果露馅了不就很糟糕吗’”等。

  然而,县教育委员会所设置的欺凌调查委员会在2017年3月,宣布结果表示“无法断定曾发生过欺凌”。

  无法接受结果的母亲提出申诉,县政府在知事部门设置了第三方委员会,对此再次展开调查。

  5月下旬,记者拜访了拓海自杀的自家住宅。无论是毕业相册里的照片,还是在家人簇拥下的照片。拓海都展露着笑容。

  母亲曾认为“如果将这些公开被报道出来的话,那么这个孩子的死又会重新暴露在公众视线下”,因此便一直没有公开。

  既然如此,为什么在今年选择公开呢?

  母亲坦言“我想等到调查(结果)令人接受、真相大白时,就公开他和我的名字及模样”。

  “不过,揭开真相花费这么长时间,让我自己也不禁审思调查的方法和委员的构成。有时甚至忘记了调查的对象是我的孩子,而我是那个孩子的母亲”。

  越想就越觉得“一不留神,拓海的身影已逐渐模糊。如果忘却了他的存在,那么调查也变成了纸上谈兵”。

  母亲还透露,当时是否只把儿子公诸于世令她犹豫不决。不过,“这对我自身而言也是种教训”。


  ※未完待续,下篇将在明日发布。

  • weibo_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