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对非法滞留外国人的收容逐渐长期化,还衍生出了被收容者自杀的事态。法务省抱有的立场为“一些被收容者的境遇虽然很悲惨,但规定就是规定”,而专家则指出,日本在面对难民申请者等人的态度上存在问题。

  截至今年7月末,位于茨城县牛久市郊外的法务省・东日本入国管理中心内,生活着约330名收容期间超过6个月的男性。他们来自约40个国家,且均被日本政府勒令遣返。

  出生于印度西北部·旁遮普邦的Deepak Kumar(当时31岁)便是其中一员。然而4月13日,他在淋浴室里自杀身亡。

  Kumar家是特困户,他是5个兄弟姐妹中的老幺。据其家属等人表示,他们在印度靠做鞋匠维生,1家7口的月收入共计7000至8000卢比(约合人民币660~750元)。比该邦人均月收入还低。他为了贴补生计而到金融公司工作时,陷入了替他人背债的窘境。受到“死亡”威胁的他为了保护自己,于2017年4月来到了听闻中“安全”的日本。

  然而,Kumar的签证名目是只认可短期滞留的“过境”。因此于2017年7月以非法滞留为由,被东京入管收容。他表示“回印度便会被杀”,拒绝回国。此后,虽然曾提交过难民认定申请,却未通过认定。申请能够从中心出去的假释申请,也未获得许可。

  结束生命是在得知假释未获许可后的第2天。被收容者伙伴推测“(他)绝望了”。住在印度的哥哥(35岁)也悔恨地表示“弟弟又不是犯了什么重罪,为什么会被逼上绝路呢?”。

  ※未完待续,下篇将在明日发布。

  • weibo_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