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木內直在与家人告别时拍摄的“最后的照片”。后排穿着制服的男性为木內,其父母坐在前排(由木內直提供)

  到了1945年8月,上级命令木内直说道“你进行伏击的日子是20号”。并作出指示称,将装满炸弹的练习机“红蜻蜓”作为特攻机,在冲绳海域向敌舰冲撞。

  特攻队打出了“1机1舰”(意为1架特攻机击沉1艘敌舰)的口号,队员们为了赴死而反复进行严格的训练。“因为做好了觉悟,所以无所畏惧。当时只想着该轮到自己了”。

  战争在8月15日结束得异常突然。“我们还在坚守,为什么会战败?”。战友们泣不成声。意志消沉之中,木内的脑中浮现出1年前和父母最后告别时,老友们在龟冈车站含泪送别的情景。“活着反而不合常理,羞愧难当”。越是想着家乡,他的心情就越是堵得慌。

  夏末,木内回到了本应不该再回来的龟冈市。父母一看到他,不禁高声呼喊“终于回来了!”。曾为自己送别的集落乡亲们看到他归来也十分高兴。木内对于战败悔恨不已,活着回来令他羞愧万分,然而乡亲们的想法却正好相反。他注意到,无论是谁都觉得“战争能这么早结束真好”。

  在木内精心保管的旧相册中,贴着90张以上在预科练和航空队时拍摄的照片,每张照片的旁边都亲手标注了说明。

  在海军飞行预科练习生合格不久后拍摄的1张照片上,朋友等人手持太阳旗面带笑容,木内身处其中却神情紧张。在放假回家时和家人亲戚拍摄的“最后的照片”上,父母的表情很是僵硬。

  2015年迎来战后70周年,木内在战争结束纪念日(8月15日)第1次将自身的体验总结成简短的手记。此前在和家人的对话中,从未触及战争时的话题。然而,最近他却改变了想法“希望在有生之年留下经验”。

  木內的长子·清孝(61岁)表示,阅读手记的时候才第1次“得知父亲伴着沉重的思绪度过了一生”。

  • weibo_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