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男学生曾是足球社团的守门员。其父手持男学生的钉鞋及手套,并表示“(男学生)曾一边为它们做着保养,一边珍惜地使用”=摄于12月8日(外尾诚)

  2015年,鹿儿岛县奄美市某市立初中1年级男学生(当时13岁)自杀。调查这一问题的市政府第三方委员会已认定,将男学生误认为欺凌同学加害者的班主任教师,为此事进行的指导及家庭访问,从心理层面将男学生逼至绝境,最后致其自杀。并指出校方及市教育委员会的应对不恰当。

  第三方委员会已于9日向市政府提出报告书。据报告书称,男学生于2015年11月4日,因被认为骚扰同年级同学,与其他4名学生一同被班主任叱责“(受到骚扰的学生)要是不能来学校了,你们负得了责吗”等。放学后,班主任在没有进行事前联络的情况下,对其进行了家庭访问。男学生在班主任离开后便嚎啕大哭,随后留下遗书于家中自杀。

  然而,被认为是骚扰行为的内容,仅仅是男学生所说的方言被同年级同学误认为是粗口,第三方委员会认为,该内容“怎么也不能说成是欺凌”。据悉,事发约2个月前,男学生也因相同的内容被班主任强制道歉,对于一连串的指导,男学生也曾向周围述说过不满,称“不知有何意义”。

  报告书中分析表示,对于责任感较强的学生,班主任的叱责会让其产生遭受了无端指责后的无力感。并以没有认真对事实进行确认的班主任,所采取的应对“不恰当”为由,得出“(男学生)受到逼迫的事实明显,是导致自杀的原因”这一结论。

  • weibo_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