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日产汽车(NISSAN)前会长、嫌疑人卡洛斯·戈恩(64岁)因将私人投资产生的损失转嫁到日产等而被捕的特别渎职事件,公布前会长拘留理由的程序已于8日在东京地方法院进行。

  戈恩前会长否认嫌疑称“搜查机关对我施加的嫌疑纯属无中生有”。此外还强烈诉称道“我是无罪的。被安上嫌疑,受到了不正当的拘留”。

  戈恩前会长是自2018年11月19日首次被捕以来,时隔51天再次出现在公共场合。身穿藏青色西装白色衬衫。脸颊比之前消瘦、也多了些许白发。在确定是否为本人的提问中,当戈恩前会长被法官问及的姓名及出生年月日时,他口齿清晰地做出了回答。

  戈恩前会长因涉嫌以下行为等而被捕,①将私人投资合同中抱有的约18亿50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亿1000万元)评价损失转移给日产;②将该合同转移回自己的资产管理公司时,曾让沙特阿拉伯的实业家出力助其得到约3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亿9000万元)的相关信用保证,并在2009年至2012年期间,从日产的子公司向沙特实业家共计汇款1470万美元(实时汇率约合16亿日元,1亿元人民币)。

  当天,法官在程序中就说明拘留理由表示,认为其“恐有消灭罪证及逃亡的可能性”。

  对此,戈恩前会长阐述了意见。对于①表示“没有做过任何使日产受损的事情”,主张未曾抱有让日产承担损害的目的,日产也没有发生损失。

  对于②中沙特实业家Khaled Juffali的约16亿日元汇款,则表示“他担负着对日产来说着极为重要的业务,是在提出申请及相关人士的认可下,支付的等价金额报酬”,诉称这是对于工作的正当等价报酬。

  • weibo_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