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原本是实习生的越南女性在与日本人丈夫共进晚餐时,逗弄着半岁的孩子=摄于2月19日(上田润)

  失踪后,她和2名越南女性一起生活在爱知县内的出租屋里。

  房间里有缝纫机,她在这里靠朋友接到的缝制汽车坐垫的工作为生。多的时候她1个月能赚到近2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万2000元),并用了3年的时间还清了借款。一直以来,她都担心自己是否会因非法滞在而被逮捕。

  2017年春天,通过朋友的介绍,她认识了1位热衷于亚洲旅行的日本男性。

  这名在建筑相关公司工作的男性,数月后从认识的人那里得知这位女性非法滞在的情况。他表示“我当时觉得非法滞在这件事太缺德了,竟然能为了钱做到这种地步。不过,听完后又觉得她挺可怜的,没办法不管她”。

  在认识1年后的2018年5月,2人登记结婚。女性在怀孕后,和丈夫一起去了名古屋入国管理局。汇报了非法滞在的情况,并申请希望能作为日本人配偶者继续留在日本。

  2018年12月,女性被入国管理局判定为强制遣返对象。不过,入国管理局在之后批准了2人提出的异议申请,并下发了作为日本人配偶、为期1年的在留特别许可。而且还可以申请更新在留期间。

  “我现在很幸福。护照、签证都有了。不必担心了”。一家3口生活在岐阜县内的女性,表情也柔和了下来。

  女性曾供职的缝纫公司社长在接受《朝日新闻》的采访时,批判道“(越南的实习生)并没有打算提高自己的技能,只是来赚钱的。如果赚不到钱就会逃跑”。对于女性所说的长时间劳动,社长反驳道“我从来没有让她们工作到很晚,(工作量的分配)都是能在工作时间内完成的。(长时间劳动)是她们擅自的行为”。

  为这家缝纫公司介绍该女性的监理团体,在向入国管理局提出的失踪相关报告书中写道“只能认为(她是)在与外部的情报交换中,受到了甜言蜜语的诱惑而行踪不明”。 并未提及女性受访时诉说的严苛的劳动环境。

  • weibo_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