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名曾是大分县政府职员的男性自杀。该男性的双亲以其自杀原因为由过重劳动而引起抑郁症发病为由,于此前向地方公务员灾害补偿基金县支部提出申请,要求认定相当于民间企业“工伤”的“公务灾害”。

  该男性的双亲在记者会上表示,富松大贵(当时26岁)于2018年4月被调动至福祉保健企划课,负责结算业务。约2个月后的6月9日夜晚,他在位于县政府厅舍内的办公场所自绝了性命。据悉,这天是周六,他因还留有工作而上班。

  据双亲方面的律师·平山秀生表示,依电脑的工作时间计算,在据其去世前的3个月中,时间外劳动(加班)时间平均为113个小时。大贵虽是首次负责正式的结算工作,但因之前的任职人员调动至县外,交接工作的时间仅有3小时。

  大贵自4月末开始,便通过LINE(连我)向其母亲·贵子(59岁)发送“难受”、“已经想死了”的信息。据悉,在其即将自杀之前,曾在电话中边哭边说道“完全不行。已经完了。想回老家”。

  平山律师说明称“大贵为在从周围得不到足够支援的情况下,为了完成业务,而反复加班至深夜或于休息日上班,患上了抑郁症”。主张是无法完成工作的绝望感导致了其自杀。


  ※未完待续,下篇将在明日发布。

  • weibo_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