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富松大贵的父亲·干夫(右)及母亲·贵子召开记者会=摄于6月4日(前田朱莉亚)

  据富松大贵的父亲·干夫(60岁)表示,大贵从京都府内的大学毕业后,因“想要为了家乡发挥自己的力量”而参加了大分县政府职员的录用考试并合格。他曾想要为生活保护家庭(适用于日本生活保障制度的家庭,类似于中国的低保)的支援工作注入力量。

  干夫表示“他的责任感比别人强1倍,是个无法拒绝工作的孩子”。并称“我的孩子在孤立无援中寂寞地死去,难道不可怜吗”。

  在大分县,1名于2015年去世的男性职员(当时34岁),在2017年12月被认定为“公务灾害”。因以这一男性的申报为基础的加班时间,和其办公场所电脑的启动时间有着较大差异,县政府于2018年8月,导入了记录电脑启动时间并进行管理的新系统。

  在大贵死亡时所采取的形式为,职员如果要加班则需事先给上司申报,在得到许可的基础上,再于第2天报告实际的加班时间,上司将时间输入系统进行记录。县政府所把握的大贵的加班时间与其电脑的启动时间,多的月份可以相差100小时以上。

  县政府向遗属方面提供的电脑记录所计算出的加班时间显示,大贵于去世前的3个月中,其加班时间分别为:2018年3月10日至4月9日约88小时、4月10日至5月9日约136小时、5月10日至6月9日约114小时。另一方面,由大贵事先报告、其上司事后确认的加班时间,在相同时期内分别为6小时30分、31小时及40小时30分。

  知事·广濑胜贞于6月3日举行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是在即将推进工作方式改革之时发生的事,真的非常遗憾且抱歉。想要好好作出对应”。

  • weibo_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