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Shin(右下)与支撑生活的妹妹=摄于7月24日(宮崎园子)

  1987年秋天左右,妹妹在被送到自家中的原子弹爆炸受害者援护文件中,发现了“小头症”这一词语。

  这么说来,(Shin的)帽子一直空空荡荡,难道……。她随即与神奈川县政府的负责人进行了联络。Shin在1989年,他43岁的时候被认定为“原爆小头症”。怀疑受原子弹爆炸影响的母亲,在下达这一认定前便已经去世,父亲也继而于1996年去世。

  在只有兄妹俩的日子里,妹妹觉得“(Shin)一直在家里很可怜,希望他活出自己的人生”,便寻找了可以乘坐巴士来回的福祉设施。让Shin拿着写有下车车站的纸张,并乘坐巴士。刚开始还陪伴其左右,渐渐地,Shin变得可以1个人前往。虽是战战兢兢地让他去(福祉设施),但Shin变得会说“每天都想去”。“世界”一点点宽阔了起来。

  2019年3月,妹妹接到了来自神奈川县厅的电话。“广岛有着‘原爆小头症原子弹爆炸受害者之会’,给您寄送会报吧”。虽是首次听说的名字,但在收到会报后她拨打了写在会报上的电话。

  在广岛,患原爆小头症的原子弹爆炸受害者的家人等人于1965年结成了“Kinoko会”。该会通过国家的调查,掌握了全国18名小头症原子弹爆炸受害者中15人的所在地。但剩下的3人由于也存在个人信息这一屏障,未能知晓。

  会长·长冈义夫(70岁)等人与各自治体协商,正做着让其寄送会报等的工作。Shin便是他们时隔24年增加的伙伴。长冈表示“伙伴们相互联系,是心灵的支柱”。

  作为残疾人活过昭和时代,作为患原爆小头症的原子弹爆炸受害者活过平成时代,来到令和时代,终于与伙伴相遇。妹妹说道“希望有朝一日,能在广岛与大家相见”。在她身旁,Shin也笑着。

  • weibo_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