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在旧陆军被服支厂外讲述原子弹爆炸体验的中西巌=摄于2018年3月27日(上田幸一)

  在广岛的住宅区中,有着寄居74年前记忆的巨大仓库。“这里是墓牌,也是无言的证人”。原子弹受害者如此说着,并全力保全(仓库)。年轻人为保留下其记忆,而开始行动起来。

  “原本无处下脚的仓库,因只剩少数幸存者而显得空空荡荡。那里的角落,这里的背阴,是完全浮肿的绝望之人及2、3名面色灰暗的看护人员,追赶聚集蠕动于伤口处的苍蝇”。

  该仓库距广岛原子弹爆炸中心地南东约2.7公里。控诉“把人命还给我”的原爆诗人·峠三吉(1917年至1953年)将在此处所目睹的惨状,留在了诗歌《仓库记忆》中。该仓库名为“旧陆军被服支厂”。制造军服及军靴,原子弹爆炸后马上变成了临时救护所。

  “这里是很多人去世的墓牌,作为‘没有声音的原子弹爆炸受害者’,诉说着无声的证言”。有说着如此之言,希望保全(仓库)的原子弹爆炸受害者。

  1945年8月6日。当时15岁的中西巌(89岁),为将物资从被服厂运送至广岛市中心区域,而等待着卡车。当时中西是广岛高等师范学校附属中学4年级的学生。

  向仓库里处走去时,闪光也一同被铲除。“好难过……”、“热……”。呻吟声于沙尘中回响。过一会,受重伤的人们便相继来到仓库中。连用食堂里的油做治疗都办不到。
 
  “烧伤的人相继涌进来。有孩子也有老人。母亲摇着头部被烧焦的婴孩,那身影无法忘怀”。 峠三吉所吟咏的地狱图,中西也看在眼中。


※未完待续,下篇将在明日发布。

  • weibo_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