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于长崎县的大村入国管理中心于2019年6月,曾发生要求临时释放、进行绝食抗议的40多岁尼日利亚人男性死亡的问题。有关此问题,法务省出入国在留管理厅于1日,公布了其死因为“饿死”的调查结果。

  该厅表示“在应对方面并无问题”,但来自支持者的批判之声高涨。在收容走向长期化的情况下,“医疗体制的极限”问题也浮出水面。

  据调查结果显示,男性于2000年入国,与日本人女性结婚。曾因盗窃罪等接受实刑判决,经过4年有余的服刑后获得假释,并被处以驱逐出境处分。自2016年起被收容于该中心。

  “没有自由。想从这里出去”。

  该中心于2019年5月末,收到男性这样的通知,并掌握了男性进行绝食抗议的情况。在6月上旬之前,虽曾让其接受外部医院的诊查,但男性于此后拒绝在中心内外接受治疗。兼职医师判断称“只有在其失去意识,或因衰弱而无法拒绝治疗的状态下,才能将其紧急送往医院”。中心职员于当月24日发现异常,男性虽在当天被送往医院,但于此后死亡。

  男性身高171厘米,体重在3周内减少了约13公斤,死亡时约47公斤。这是首次在入管设施收容过程中发生饿死事例。

  • weibo_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