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在首次公审中低下头的被告·船户雄大(右)。被告·船户优里在自己的首次公审中也曾流下泪水(由小柳景义绘制)

  居住于东京都目黑区的船户结爱(当时5岁)疑因受虐而死。有关此事件,被问以监护人遗弃致死等罪的其父·被告雄大(34岁)之裁判员审判已于3日,在东京地方法院举行。

  母亲·被告优里(27岁)作为检方证人出庭,就被告雄大实施虐待的理由作证称“我想,是因为管教没有刹住车”。并讲述了被告雄大由提醒结爱注意生活态度,逐渐升级为虐待的经纬。

  据悉,被告雄大当初仅是提醒结爱“去刷牙”等的程度,而此后花在提醒上的时间逐渐增加为30分钟、1个小时。

  “经常有肌肤触碰的行为,结爱也曾与他亲近”。被告优里带着结爱与被告雄大结婚,是在2016年4月。

  约5个月后,结爱的弟弟出生了。“我与儿子片刻不离,而雄大自从与结爱接触机会增多的时候起,态度就变得严厉起来”。被告优里表示,此后“曾看到(雄大)像踢足球一样踢踹”躺着的结爱。

  结爱去世3天前的2月27日白天,在看了站在体重秤上结爱的体重后,被告雄大口中说的是“12公斤左右有些糟糕”。当天曾给结爱香蕉及咖啡,翌日则给她喝粥,但因持续呕吐,结爱于3月2日死亡。

  “虽然我1个人无法保护结爱和儿子,但有能够帮助我的人。希望(雄大)不要再接近结爱和儿子了”。被告优里话语中包含着已经死去的结爱,这样哭喊道。

  • weibo_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