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据悉,去世九堀宽,在父母家的这间房间中,用电脑在家加班直至深夜=摄于2019年10月7日(榊原谦)

  九堀宽去世后,他的姐姐·濑川祥子(43岁)从其遗物中,找到了九堀写下的社团活动记录。弟弟用工整的字体写下了放学后及周六周日的练习时间。这是长时间劳动的直接证据。从自家的电脑等中,发现了带回家作成的大量业务文件。“弟弟的死并非任性妄为。这样下去他将死不瞑目”。

  濑川辞去了工作,遍访弟弟的同事及友人等人。多数人们向濑川证实了九堀苦恼且逐渐憔悴的样子。2011年,家人申请了公务灾害的认定。

  只是,判断地方公务员的自杀是否为过劳死的灾害补偿基金会县支部,于2017年驳回了这一请求。家人不服这一处分,而向该县支部的审查会提起审查请求。

  审查会认定,与棒球社团有关的加班、县高中棒球联盟的业务、工作开始前的准备及在自家的工作等的一部分也按照加班计算,九堀的工作方式符合“以每月加班80小时以上为基准”的长时间劳动。并以“就任棒球社团总教练后,因相关业务而遭受精神压力,因这一状况重复而患上忧郁症,并导致自杀”为由,作出其自杀是公务灾害的结论。这一结论作出在九堀的第10个忌日马上就要到来之际。

  濑川认为,是“蜂拥而来的社团活动与工作的压力一波又一波袭来,没有重新调整身心的时间”将弟弟逼入了绝境。并诉称“老师应该能更加游刃有余地工作。希望不要再出现和弟弟经受一样遭遇的人”。

  濑川感到,确实有必要彻底重新评估教员工作的应有模式。

  • weibo_share